账号:    密码:
   
会员姓氏检索 :
                  散文
本栏所称的散文,是指以抒情、记叙、论理等方式表达,不讲究韵律的现代散体文章、随笔等。
                  本版编辑团队
本版主编:惜若
主编寄语:散文是融汇了作者真诚个性及深层人生意蕴的文学样式,表达方式自由洒脱,其本质特性是形散神凝。
本版顾问:
                  本版精品文章
                  文章信息
当前位置:  散文日记  >>  散文
令人惊叹的雷州穿令民俗
文章来源:原创        访问量:221        作者:一刀也        发布:一刀也        首发时间:2020-11-4 17:14:27
关键词:诗赋网
编语:

     雷州,位于祖国大陆的最南端,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它地处北回归线以南的低纬地区,属热带和亚热带季风气候,终年受海洋气候影响,常有春旱,夏秋季节雷雨频繁,且有台风登陆的现象。冬天在雷州的表现并不明显,所以,雷州常常被称为没有冬天的地方。雷州的自然地貌和气候条件,使得雷州的雷神信仰历史悠久,源远流长。雷州人勤劳勇敢,民风纯朴,历来敬重忠良,崇尚贤能。在雷州的民间神灵里除了佛、道的神灵外,还有许多的历史名人神、普通民间神、现实人“成神”(如,穿令仪式中的“神僮”)等。因此,雷州成了神灵会聚的圣地,成了民间信仰表现突出的地方。
       雷州人历来重视民俗文化活动,每逢节日必有活动,其中爬刀山、过火海、翻棘床、穿令、走成伥等民俗活动历史悠久,长盛不衰。而雷州穿令,每逢元宵节前后,都在雷州各地隆重上演。这项民间民俗活动延续了年的味道,更让人们领略红土文化的真谛。在众多的民俗活动当中,穿令这项绝技最令人感到惊奇,最让人叫绝。
      穿令,也称穿令箭,它和翻棘床都是雷州半岛流传已久的一种媚神仪式,媚神“忍术”,也是雷州半岛带有广泛性和普遍性的地方民俗,具有惊险、神秘的巫文化色彩与自残的特征,具有历史性、民俗性和观赏性。在生产力落后的远古时代,人类为了祈求神灵的庇护,并获得超越自然、改造自然的力量,往往希望通过对自身实施自残行为进行媚神,以神求得到神灵的保佑和庇护。穿令表演时,“令箭”酷似“龙须”,表演者神志森严,威风凛凛,酷似神龙发威,是人们崇龙的一种形式。雷州半岛是世界主要的“雷区”,故崇雷,穿令习俗也就逐渐成为雷祖庙等庙会的主要媚神仪式。正是这些复杂的历史渊源和文化认同,使雷州半岛的穿令习俗得以世代相承,绵延不绝。
      穿令用的令箭是金属特制,有铜、铁、银、不锈钢等,上粗下细,尾部呈针状,长短不一,短的几十公分,长的一米甚至更长。令箭平时放在庙宇内封存,出游表演前,要郑重其事,香烛拜祭,取令后要用茶水清洗及打磨后再用。穿令有小孩子,也有上了年纪的老人,都是自愿的。穿令多在各村的游神活动时进行,这种民俗反映雷州先民战胜自然的美好愿望与挑战身体极限的极端行为。
     “真的还是假的?他们不痛吗?为什么不流血?”不少群众在观看年例的巡游时,几乎都是忍不住发出如此的惊叹!而事实上,在年例巡游活动时,一顶顶轿上都站着一个或多个“神童”,一支支或长或短,或粗或细的令箭穿腮而过,“神童”个个神态自如,威风威风凛凛。巡游活动通常历时数小时,所穿令箭在巡游结束后才拨除,拨出令箭时,穿透部位竟无血无痕,令人惊叹。
        羊城晚报记者于2009年03月17日到湛江市麻章区太平镇山后村目睹穿令箭现况:巡游的高潮来了!几架神轿一到,孩子们迅速爬上神轿,轿子周围都是人。刚才的中年村民手持一根令箭上去了,对准一个孩子的脸颊,孩子尽力张大着嘴,中年村民猛地将令杆插入孩子的脸颊中,“砰”地一声,然后又对准了另一个孩子的脸颊……热血涌上我的太阳穴,我竭力设法看清这赤裸裸的毫无遮饰的一刻,周围的呼喊声一浪压过一浪。不知不觉间,四个孩子都被令箭穿过。他们不哭,在村民包括亲人的仰视下,略显自豪。下面没资格穿令的孩子,略显失落。“穿令”动作的结束并不代表穿令仪式的结束,它只是游神活动的一项基本程序。他们在神轿之上,他们鹤立鸡群,他们在村民们的欢呼声中耸立于神轿之上,村民们将他们同神像一起抬着,走村串户,接受不同村落民众的顶礼膜拜。阳光下,令箭闪闪发光。神轿前后,鼓声、锣声、唢呐声和混合着的呐喊声……
       刘兴东曾写了一篇《走进雷州:店前十村的“穿令”仪式》一文,描述目睹店前十村的“穿令”仪式:早上8点刚过不久,游神活动就开始了。这时我们注意到了,在穿令坡的最高处,停放着三顶装有神灵的轿子。在轿子后有一个可供人站立的平台。在舞狮、游龙闹过之后,村民们抬着他们的神灵、偶像等准备开始巡游了。就在准备起轿之时,每顶轿子旁,立即有一位据说是本神化身之“童(僮)”(此“童”并非“儿童”,而是雷州人对该神化身的称呼,都是成年男子才能成就“神童”这一位置。)“嘟-嘟-嘟-”地连呼几声之后,随即跃身于神轿后边的平台,说时迟那时快,此人“刷”的一声将置于轿后的“令”(也叫做“令杆”,此杆为纯银所制)拉直,猛地将令杆插入脸颊中,然后朝着另一边的脸颊剌去。几尺长的"令杆"从一侧颊部穿过口腔,从另一侧颊部透出,然后在自己的颈部缠绕数圈。其实不同的身份的“神僮”有不同的穿令方法。就在今天的“穿令坡”上,这三个“神僮”的各自穿法也稍有不同。左边的第一个“神僮”,名叫何家成,大约70来岁,来自何宅村,他是从脖子前方的喉突部位皮下穿过。中间一个“神僮”,名叫蔡马庆,年纪50岁左右,来自山尾村,他是从左侧脸颊穿入,经过口腔,再由右侧的脸颊穿出。而右边一个“神僮”,名叫李仕机,约莫65岁,来自前塘村,它在“穿令”时还偶有插曲,第一次它穿的时候,没穿过去,然后第二次再穿,还是未果。然后,轿下的人们呐喊欢呼之后,在旁边的人递上水酒之后,他喝下,在喷洒一些酒向大地,这样反复再穿,这次就一穿而过了。穿令而过的他们,这时已经不是现实中作为农民的普通民众了,而是成为了神灵的化身。用店前老百姓的话来说:“他们现在是神,是保佑我们的神灵。他们有威风,有威力,我们崇拜!”
      穿令在2009年经湛江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申报为省级非物质文化保护项目。
 
【收藏此页】    【关闭】    【本有评论 0   条】
文章评论
目 前 还 没 有 此 文 章 的 相 关 评 论 信 息 !
在线评论
  账号:   密码:      
验证码:        

诗赋绽芳蕊 今来觅知音
关于我们  |  走近诗赋  |  入网须知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诗赋网    Copyright 2008-2016   zgsh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8006388号
诗赋杂志投稿邮箱:sunwulang@163.com
联系人:轻盈     QQ:418193847、1969288009、466968777     QQ群号(点击链接)     电话:15609834167     E-mail:sttsty@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