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会员姓氏检索 :
                  日记
本栏所称的日记,是指作者对某天发生与处理的事务或观察的东西写下来的记录,一般为能体现个人活动、思考或感觉的文字。
                  本版编辑团队
本版主编:惜若
主编寄语:散文是融汇了作者真诚个性及深层人生意蕴的文学样式,表达方式自由洒脱,其本质特性是形散神凝。
本版顾问:
                  本版精品文章
                  文章信息
当前位置:  散文日记  >>  日记
记梦
文章来源:自我创作        访问量:522        作者:佳仁(我的笔名)        发布:人间诗情        首发时间:2015-1-20 11:02:32
关键词:美梦,英雄,醒了
编语:
梦是美好的,梦境也尤为美妙,可是梦醒了,该怎么办??谁来陈述这段美妙中的痛苦!

美梦要是真的该多好(记实记梦)

——记梦

作者:佳仁(我的笔名)

最近,老是爱做梦,美梦居多,恶梦算少。第二天在闹钟无数次的叫唤中惊醒,梦醒后总是很困乏很倦怠,腰酸背痛手脚无力,眼睛睁不开,像千年未眠似的。昨晚我就做了一个奇特的美梦。

始睡时,身体燥热,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越是睡不着心里越是烦躁,想法就越多,用尽了所有自己知道的催眠术、安眠曲,终于伴着隔壁的孩啼声入眠(潜意识中隐约听得见那断断续续哭啼声)。一睡着就开始做梦,且是个美梦。梦是这样的:

说是和一群人去游山玩水,又说是去率领大军在深山丛林里作战,消灭蛮夷敌国,后又回到梦源处,在那凌乱而又反复的美梦里即有英雄情节,又有儿女往事,而我则是梦里的主角——携宝剑飞越的领袖。真是美梦深深处,却听闹钟款款声。但惊醒后,在梦中自由而威武的情节依稀清楚可见。我飞舞广阔天空的情节犹是历历在目。

   
先说凌乱梦境中凌乱游览段。那是刚入眠时,说是和一群男男女女的美少年去游什么山来者,屏障般的山峰上用颜体苍劲的写着几个竖排大字(遗憾的是什么字给醒来忘记了),有点像网游画面(但我并不玩游戏,更别提网游了。),又有点像西游记里孙大圣到西牛贺洲须菩提祖师处拜师学艺的场景一样,如门楹上写着的“斜月三星洞,灵台方寸山”云云一般。有几个女的,笑容可掬,像是在哪里见过,又像是陌路人,总之我们互相拉扯着爬山崖。有个穿白色寸衫黑色裤子的靓女侧扭着头朝半壁悬崖往后看并向我微笑着,始终微笑着,洁白的牙齿整齐的排列着,总是那么错落有致;翡翠一样白皙的颈部皮肤直联于胸,白里透红的脸蛋光滑得像春风抚摸过的仙人桃,真像一朵绽放在白皑皑寒冬腊月里的梅花,洁白的身姿,姣艳的形容,长得幸是标致极了,至少楚楚动人。突然,幻景就像被放大镜放大了一样,越来越距离我眼帘近,仿佛她的一切都被我看见了。 听,她那温柔恬淡语音,仿佛在对我情话,娓娓动听的话语可惜被我清醒后忘记了。他们推扯着爬上绝壁,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而我却像是神话故事里的人物一样,挎着佩剑一个纵身便飞上山顶,轻而易举。这山好似熟悉,难道是儿时和同学去攀爬过的朝天洞(又称老鹰窝,忘记叫啥山了),却又不像,人事景物相迥太甚,难道是儿时游览过的燕子洞(洞壁提得有两行诗),却又高度相差甚远,人物迥然各异,甚是不像。

    
在山顶上,那些曾在梦里和我相识过的陌生人卿卿我我,爬的爬灰,抓的抓滚,嬉戏着,打闹着,像春风吹滚着的麦浪,是自由,是舒畅,是无拘无束,也是放肆,像绿柳舒展着的青丝,是温馨,是恬谧,是爱情,更是淫荡,像金风玉露滋润着得田野,是仁爱,是趣味,是给予,是无暇,还是浪漫。有的不知嘴里嚼着什么好吃的东西,满脸的幸福感,像是获得什么嘉奖似的,有的在调情打趣,像是抚摸又像是亲吻,有的攀爬巨大而古老得不可考证年龄的古树,像是要摘采什么。总之,人很多,事情也做得很多,有具体描述得下来的,有描述不下来的,有被忘记了的,也有含含糊糊的。我记得清楚的是当那个靓女向我走过的时候,我纵身一跃,便就变成了另一梦境。

    
那一跃,像是跳崖,但在梦里,我不是,而是又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物----将军。我挎着佩剑,不停地高飞,仿佛后面有很多人追赶我一样,但我始终微笑往前飞,似乎不再顾及身下是万丈深渊,前方也不知道有什么,就是一个劲的飞,兴奋着高兴的往前飞,多像翱翔宇宙的雄鹰。突然身边和眼前有许多巨大的古树像我扑来,不,应是我向他们飞去,他们显然已经参天了,还有那么一大截在空中遮挡我的飞行方向。我不停地侧转我飞行的身姿和变化飞行的方向,试图避免撞到大树,越飞越远,只见前方天空开阔,下面是深山老林,也有沟壑纵横之处,不知来到了哪里,也不知道这叫什么地方,当我回头看时,意识中以前的那些美男美女都变成了千军万马,叫喊着我“将军”,都是一片喊杀身,切不知敌人在哪里。像鸟一样飞累了,我停在山顶上,眼下是纵横着的深沟,是绝路,从我站处往下看,是个巨大的俯冲,对面是个很大很大的半山洞,这好像故土平川的那条地球上的伤痕-----深沟,里面的洞府又像盘县大洞那样张巧着嘴巴,里面住着很多人,仿佛就是一个洞府仙国。我回头看时,后面的大军已经不是大军,变成零星可数的几个谋略之士,像古装电视剧里张良,季步,周瑜,诸葛亮等一样的文谋武壮。并且他们对我说我到对面的国家去要怎么说怎么做(具体在那梦中说了那些话给忘了),他们还没说完,迫不及待的一个飞身便小心翼翼地来到对面的洞府山寨。我飞过去本想一阵斩杀,可是待我过去后,我没有那样做,反而是他们救了我,我感恩戴德,在他们强留下我空空而回。

说到洞府山寨,我过去后很是震撼,洞府中有古朴的千百户人家,洞府口的两边有两条盘踞而似坐立起的眼睛蛇,不大,锄头梗那般胖,眼睛像是会放金光。有很多不大的毒蛇,有鸡牛羊,还有各种原始的生产工具,那里的人们很善良,很朴实,很单纯,过着得是原始人的共产主义生活,穿的和葛布麻衣,他们所谓的国王就是年纪最大的没有了劳动力的善良长者,大概百十来岁,那个洞里没有剥削与压迫,人人都是勤劳善良的,没有心机,没有城府,没有偏见,他们不知道什么是国家,什么是监狱,什么是政权组织形式,他们也不相信武力,所以没有将军将军,没有士兵,所有的都是耕织的农民农民。虽然我是挂着佩剑过去的,但是他们从来不怀疑我是去杀戮的人,还用好酒好肉来招待我,他们弹奏捶打的音乐很好听好听,调子很和谐,只有在梦里才能听到那种美妙的音乐、吃到那种天然的美食美食、享受到那种和谐气氛和体会到那种安详而宁谧的大同世界。就在那顿饭上,他们的长者喂我吃酒,盘踞在磨盘里的眼睛蛇看不惯长者用那样高贵的礼仪来招待我这个来意险恶的不速之客,飞过来吮我的脸,我吓得半死,以为这次像是要死于此条蛇口(不管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在那虚幻的梦中,我都畏惧蛇,其他再凶猛再强悍的猎兽我都不惧怕),但只是一场虚惊。我身后有一只大公鸡,当蛇蜥伸来时就被金鸡啄断,那像是青龙神一样的蛇把头缩回去就拉直了。长者取出蛇胆让鸡吃了后就叫年轻的女子们把蛇拿去煮来下酒吃,不一会儿,我们就吃到了蛇肉,那蛇肉有点像寻常吃的稻田鱼一样,鲜嫩可口,当初我还不敢吃,长者用手掰了一块喂我,我才尝出那味道来。我们几千人吃着玩着,饭桌就是一条长廊,长者给我介绍年轻的女子,长者仿佛不把我当外人,其他的幸劳者也欢笑着,谈论着,欢乐就这样烟消在冥冥的夜色中。又不知过了几天几夜,我仿佛和他们是一家人了,仿佛喜欢上了这个世外桃源,可是我不得不离开,因为我毕竟是个险恶的外人,不应该来打扰这所谓敌国的安宁。我平生第一次那么威武是,在洞府的墙壁上使用宝剑写了几个大字,是什么字,清醒过后忘记了,如果是在梦中,我一定还记得那是些什么字。写完便一个腾空飞上了险隘的深沟,只听见长者和那些人们在我身的洞门口亲切地呼唤我的乳名,说来也算奇怪,他们怎么会知道我的乳名的???泪洒在空中和着风的苦味,便是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美梦。我一直不敢回头,因为我深深的知道,只有在那个洞府里我才有真正作为一个人的尊严和自豪,作为一个客人的荣幸和骄傲。

   
飞回来后,壮士不在了,我的千军万马不在了,靓女不在了,那些美丽的男男女女也不在了。我来到一棵大树下,那棵大树仿佛是我飞来时经过的一棵,好大好大,树下盖着三四间客栈,像古装电视剧里那样盖的茅草房,但是房前房后庭院路径打扫得干干净净,不禁然的让人想起《朱子家训》里面开头的话来:“黎明即起,打扫庭除,要内外整洁“,当然在梦中我是默念道。茅舍的主人一见到我便问:你怎么回来了?!我们是否在哪里邂逅过?难道是萍水相逢?!我看着茅舍后面的木梯道,看着这位是友非友的隐士,刚想问“我们认识吗”,就被无情的脑钟吵醒了,梦到底是到了高潮还是到了尾声,还不得而知,总之,我的意识还沉寝在梦中。我想隐士对我说的话才更重要,或是告诫,或是启发,或是教导、或是劝慰,然而,梦醒了,遗憾留下了,痛苦也来了。

   
在梦里,我的微笑是那么的灿烂,我是那么的天真无暇;在梦中,我可以是英雄,也可以是流氓;在梦中,我可以是将军,也可以是皇帝;在梦中,我可以是圣贤先达,也可以是泼皮无赖,不管在梦中我是什么,都是绝对自由的,都是极其快乐的,更是活得有尊严的。我本不想做梦,甚至是讨厌做梦,因为他伤害我在现实生活中的身体和精神。对于做梦,我是绝对的无奈,所以才把它一五一十的记下,但是某些梦境也给忘记了。关于梦,也许每个都是里面的主角,如果你的身体好,也可以适当的做做,如果不好,还是不要做梦吧,实在是无法控制做梦,就留给造化来解决吧!
 于2014年12月29星期一

 

 

【收藏此页】    【关闭】    【本有评论 3   条】
文章评论
空心菜 评论 (评论时间2015-1-21 15:22:58)  

呵呵,梦境很真实的。

惜若 评论 (评论时间2015-1-20 16:31:50)  
梦的真切、丰满、气势,愿好梦成真!
幸福群岛 评论 (评论时间2015-1-20 15:59:52)  
你的记忆力着实厉害!梦境被你写的如此细腻真切,如身临其境,其实不易。你的梦境,我也似曾相识,特别是追赶,飞跃的梦。从生理因素上说,你的工作可能思考比较多,大脑一直处于兴奋阶段,梦里自然丰富多彩。你的身体的某些状况会导致你做梦或者不做梦,做这个梦而不是那个梦。梦与心理和生理关系密切。其实少做梦或者不做梦,当然是最好的,那说明你的睡眠质量很高。不过,既然做了梦,不妨记下来,这也是一种好的习惯,也是好的素材积累。
在线评论
  账号:   密码:      
验证码:        

诗赋绽芳蕊 今来觅知音
关于我们  |  走近诗赋  |  入网须知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诗赋网    Copyright 2008-2016   zgsh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8006388号
诗赋杂志投稿邮箱:sunwulang@163.com
联系人:轻盈     QQ:418193847、1969288009、466968777     QQ群号(点击链接)     电话:15609834167     E-mail:sttsty@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