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会员姓氏检索 :
                  散文
本栏所称的散文,是指以抒情、记叙、论理等方式表达,不讲究韵律的现代散体文章、随笔等。
                  本版编辑团队
本版主编:惜若
主编寄语:散文是融汇了作者真诚个性及深层人生意蕴的文学样式,表达方式自由洒脱,其本质特性是形散神凝。
本版顾问:
                  本版精品文章
                  文章信息
当前位置:  散文日记  >>  散文
忆明光老师——初上遂城访戴师
文章来源:原创        访问量:86        作者:一刀也        发布:一刀也        首发时间:2021-9-6 14:36:14
关键词:诗赋网
编语:


  与戴师明光先生书信来往一年后,我到遂溪探访他的愿望越来越强烈。
  这是1980年秋的一天,秋收过后,我揣着二十多元,到遂溪去,这是我首次去遂城。当时从河头镇到遂溪县城的客运班车每天上下午各开一趟,车票一元多,二十多元足够我两天的费用。我一大早从所住的村子步行了五公里,到了河头镇车站,好不容易才挤上开往遂溪的班车。
  遂溪位于广东省西南部,雷州半岛中北部,于唐朝天宝二年(公元743年)始置县,一直是粤西经济贸易的繁华集市,是祖国南大门的主要商埠之一,是雷州半岛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交通的重要中心。现是闻名的“全国第一甜县”(因盛产甘蔗而闻名)和“中国的醒狮之乡”。我所在的雷州市纪家镇建国前为遂溪县所管辖。
  上午近十一时,我到了戴师明光先生执教的遂溪第一中学,并打听他的住址。他当时还在上课,一位热心的老师叫我在原地候等,并到教室去找他。一阵清脆的下课铃声过后,他手里拿着一摞授课资料,赶回来了。
  他身着一套灰色旧中山装,身体依旧消瘦,还是在纪家中学任教时的模样,两年不见,我心里一热,眼眶一红,但立即用手把涌出的泪水拭去,微笑着走上前向他问好。
  “呵呵,你来了!等好久了吧?学校那个同事说有一个以前的学生来找我。我听了还不知道是谁呢!”他说。
  “我来没多久呢。学校教学楼好气派,校园环境也真不错!”我说完,便随他回到他的宿舍。
  他住的是一间约十平方米的旧平房宿舍,一门一窗,室内除了一床一桌一椅外,别无长物。我在床沿坐下后,他便具体询问我在农村的生活学习情况,我一一告知了他。
  说话间,一只母鸡咯咯地在外面叫着,扑腾一下跳上了窗台。他看了笑着说:“我养着母鸡生蛋呢,平时去上课时要锁房门,我便训练这只母鸡从窗口出入,它要进来下蛋了,已下不少蛋了。”
  我低头一瞧,里面墙角处安放着一简易鸡窝,窝里可见几个鸡蛋,那只母鸡在窗台头一侧,一扑一跳,便进入窝里。
  我算开了眼界,禁不住笑了笑说:“想不到您这办法还不错,平时能吃上几个鸡蛋,这样好!这样好!”
  话匣子一打开,不知不觉一个多钟头过去了,他带我到学校外面吃中午饭。
  他找出半瓶竹叶青酒,用一个小蒲草篮装着,与我出了学校的大门,沿着前面的小街走了约五、六十米,来到了车站旁边的一个小酒店,他说:“这里吃饭方便些,我们就在这里吃。”
  我俩找了一餐桌坐下,点了三个菜,我记得有一份菜点的是二元钱的白切鸡。他拿出那半瓶竹叶青酒,说:“这酒好喝,我前几天买的,已喝半瓶了,你也喝一点。”
  “我不会喝酒呢!您喝吧!”我推辞说。他听我说后,也就任我自个儿吃饭了。他一边喝着酒,一边与我聊着,还不停地要我多吃些菜。说到有趣之处,他放下筷子,忘记了喝酒。这餐饭大约花费了四、五元。但当时在我眼里,已是十分丰盛的午餐了。
  饭后我抢着要埋单,但他执意这餐费由他来付。他说:“你来我这里,我就高兴了,这饭钱我来给吧。你以后有时间多来玩一玩。”
  下午三时多,他趁下午没课,带我去参观天河。从学校后门而出,步行半个钟头,即到了县城东北郊的雷州青年运河东海河大渡槽下面。在西溪河上,长长的天桥(天河)凌空飞架,天桥(天河)水在上面流淌,西溪河从天桥下流过,两条河一上一下,纵横交错,有如双龙夺珠,气贯长虹,“桥外桥、河外河”的美景相映成趣。
  他给我介绍了天桥的建设情况。天桥1960年建,1962年建成,它是上世纪60年代初湛江人民“移山造海、人定胜天”的历史壮举。天桥全长1200米,由80个用青石和水泥钢筋建成的桥墩支撑,最高的桥墩高29.5米。它是雷州青年运河上工程最浩大、跨度最大、气势最雄伟的天桥和建筑,吸引了众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当年前来参观视察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就有朱德、贺龙等同志。
  “天桥”是湛江著名的景点之一。当时遂溪文联办有文学刊物就取名《天河》,可见天河在遂溪人眼里的地位。我曾在遂城街边的报刊亭购买了一本该刊物。该刊物登载有洪三泰、洪三河、洪三川兄弟歌咏家乡风貌的诗作。
  “天桥”下面,清澈的西溪如练似带,蜿蜒向远方欢快流去。农家放养的鸭群在溪水里游动,呷呷欢叫声分外悦耳;几头黄牛在坡上静静地吃草,牧童在坡上奔跑戏耍,收获后的田野散发着温馨怡人的气息。
  我随戴师明光先生在窄小的田基上站着,欣赏着“天桥”的雄姿和美丽的田园景色,不禁油然赞叹:“真难想象群众当年建造‘天河’是何等的艰苦与豪迈!”
  他说:“是啊,人定胜天,事在人为!在这个新时代里,劳动人民干劲冲天,什么人间奇迹劳动人民都可以创造出来!”
  过了一会,戴师明光先生转身右手指了指远处说:“那边还有一座万年桥,是建国前遂溪人民抵抗法敌侵略的见证。要不是走路太远,我带你去看看。”
“哦,湛江有座‘寸金桥’,遂溪有座‘万年桥’,以后有便一定去看看。”我说。后来我查阅了相关资料,了解到万年桥的由来。十九世纪末,闭关锁国的清王朝日益衰落,欧美列强掀起了瓜分中国的狂潮。法国侵略者强迫清政府租界广州湾(今湛江港、霞山、赤坎)。接着又妄图把租界扩张到遂溪县万年桥(原名“乐善桥”)以南,并不断进犯黄略一带。
为粉碎法国侵略者的图谋,遂溪人民奋起抵抗法敌的侵略,法帝不得不将租界西线从万年桥退至赤坎桥(即寸金桥),租界范围从纵深一百几十里缩小至三十里。为纪念这场斗争,遂溪人民把“乐善桥”改为“万年桥”。
  游罢“天河”,一老一少尽兴而归。后来我读到他写的一首赞美“天河”的律诗《遂溪“天河”赞》:
        长河千里过长桥,横跨澄川映碧霄。
        宛似虬龙飞字内,还如虹霓挂天腰。
        行空流水呈奇迹,夹岸通途展素描。
        伟景宏图光故土,三雷从此更多娇。
  该诗写景描状,气象极大,生动形象,是一首写‘天河’的佳作,得到了已故的中山大学中文系黄海章教授的赞许。后来重庆一位著名书法家许伯建先生把此诗书成条幅,戴师把它挂在自家客厅墙壁,我每次探访他时,都情不自禁地欣赏一番。许伯建先生(1913—1997),诗人,书法家,抗战时“期饮河诗社”成员,与章士钊、沈尹默、乔大壮、潘伯鹰相唱和。曾被国学大师吴宓许为“诗词书法篆刻艺术三绝之雅士”。
  当晚我留宿戴师明光先生处。灯下,他批阅了我带来的几篇习作。我一首题为《乡村即景》的新体诗,曾获海康县春节征文比赛一等奖,他看了十分喜欢,便从桌子的抽屉里取出笔记本让我给他抄上。他说:“本次征文揭晓后,听海康那边的文友说,是纪家镇一个小青年获了成人组一等奖,想不到是你呢!”
  我告诉他:“这首诗获奖,也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当时我把此诗给海康文化馆寄出后,很快就忘掉了。直到有一天,在纪家镇南塘小学任教的蒋生老师代我把奖金、奖状带回来,我才知道。”
  这首诗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改革开放初期农村生活的变化,现在读来显得浅淡如水,乏有诗味,但它毕竟是我学诗路上留下的足迹。记得此诗的奖金是二十元,让我高兴了好一阵子。
  当他看到我抄录有《送别》歌词时,便轻轻地哼起该歌来。“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海之角,知交半零落。一斛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他低沉的声音虽然有点嘶哑,但唱得有点忘情,他似乎陷入了欲罢不能的回忆。
  稍后,他又把笔记本递给我,说:“这首歌写得好,你给我把歌词抄上吧!”我随即在桌子前的木椅子上坐下,工工整整地在笔记本上抄上这首《送别》的歌词。
  我赠送他一瓶蜜糖。我来时实在没什么礼品可带上,想到了自家养的蜜蜂,不久前打开蜂箱,取到了几斤蜜糖,就随手把一瓶蜜糖带上。正所谓礼轻情意重。他问了我蜜糖的食法,我一一作答。
  他要忙于教学事务,为不再打扰他,第二天一大早,我便向他辞行。晨风轻拂,霞光满天。临别时,我劝他留步,但他执意把我送到了学校大门口外面。他站着一直看着我走了很远,才转身回去。
【收藏此页】    【关闭】    【本有评论 0   条】
文章评论
目 前 还 没 有 此 文 章 的 相 关 评 论 信 息 !
在线评论
  账号:   密码:      
验证码:        

诗赋绽芳蕊 今来觅知音
关于我们  |  走近诗赋  |  入网须知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诗赋网    Copyright 2008-2016   zgsh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8006388号
诗赋杂志投稿邮箱:sunwulang@163.com
联系人:轻盈     QQ:418193847、1969288009、466968777     QQ群号(点击链接)     电话:15609834167     E-mail:sttsty@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