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会员姓氏检索 :
                  古今诗话
原创或转发古今诗坛趣话,转文需注明出处、作者。
                  本版编辑团队
本版主编:诗人雪珂
主编寄语:
本版顾问:
本版副主编:
                  本版精品文章
                  人气排行
                  文章信息
当前位置:  佳作诗话  >>  古今诗话
一个不断反省自己的人 ——关于诗歌的一次对话
文章来源:原创        访问量:7900        作者:觅雪嫦晴        发布:觅雪嫦晴        首发时间:2009-11-4 16:21:00
关键词:觅雪嫦晴 和老三亦梅 关于诗歌 的一次对话
编语:

1、不断反省自己
  
  觅雪:老三。
  
  老三:在。
  
  觅雪:聊聊行吗。
  
  老三:可以。
  
  觅雪:我觉得你平时是不是有些沉默寡言呢?但是谈起诗歌来你还是满激情的。我说得对吗?
  
  老三:我是一个不断反省自己的人。
  
  觅雪:是理性和感性的集合体,你时时在内敛自己。
  
  老三:应该是的。
  
  觅雪:有时想放,但是放不开,放完了马上就去反省,呵呵
  
  老三:是的。
  
  觅雪:其实你的内心有一团火,但是你不让其彻底燃烧。
  
  老三:在所有的人类灵魂中,只有诗人是最敏感的,唯其如此,才更加寂寞和痛苦。
  
  觅雪:就是说诗人的内心非常丰富,和现实有时显得格格不入。
  
  老三:的确如此的,有人说,为什么我不积极的明亮的去写作,为什么总显得很阴郁。
  
  觅雪:我想你是一直在追求精神的层面,而社会又是那么物质,因为现实有时让人明快不起来。
  
  老三:嗯。
  
  以上的这段对话是我与那个叫老三亦梅,有时也叫梅边吹笛的诗人的一次对话,也是因为这次对话,才使我真正的走进了他的诗里,我悄悄地潜进他在红袖的诗集,一口气读了他所以的诗歌。他的诗歌不多,但是可以肯定地说,每一首都是精品。他的才气他的认真、他的执著、他的激情、他深层的思索,都可以反映到他的诗歌里。
  
  在我读到的他大部分诗歌里,感觉他是以一种“匠心独运的意象与古典诗歌的语境”完美结合。构思出优美大气,能引起懂诗又喜欢诗歌厚重人的共鸣的好诗。他用其心的敏感和笔触的犀力,使得他在深夜倾听灵魂赤裸的自我盘点,甚至坦然穿行于空旷的语言空间和梦的神秘叙述中。
  
   2、我不诅咒生活
  
  梅边吹笛:是的,我不诅咒生活。
  
  梅边吹笛:可是我们总是在不断的拥有中又不断的丢失自己
  
  觅雪嫦晴:你以笔为犁耕耘稿纸,反复吟咏时间的流逝和生活的无奈,用文字的讥讽一针见血的刺痛昨天今天和明天。
  
  梅边吹笛:实际上,在现世,渴望一种逸雅,显然是不合时宜的。
  
  觅雪嫦晴:可是我们就是喜欢,明明知道不合适宜,还是坚持。
  
  梅边吹笛:也许这只是堂吉柯德的中国盗版。
  
  这是第二次与老三的对话。从这次对话中我感觉到:老三在不断的追求中不断的完善自己,他不诅咒生活,积极的面对生活中的无奈,用对诗歌的思索,来呼吁“诗歌的突围”,和他对网络诗歌的关注和批判。
  
  他的努力不是徒劳无获的,他给热爱诗歌的人们展示出现代诗歌和古典变奏的侧面和断层。他的诗歌,像一个马不停蹄奋力前行的钟摆,听命于诗人独特的灵性的感悟,诗人的感悟在孤独的墙角不停的嘀哒嘀哒作响。甚至宁愿寂寞,宁愿让诗歌表面的光环淡些,留下很长的足够让读者思考的空间。
  
  他把自己置身与长针和短针的追逐中,在十分厚重的冷思考中融进自己与众不同静的理性思维,突破一些网络诗歌的表象,拨开那些迷离的屏障,释放出自己独特的对诗歌的认识。
  
  他从海子那里得到了启示,在他的那篇《网络诗歌的批判》中他很明确地指出:“迄今为止,海子的膜拜者所致力营造的这种“海子现象”应该是值得肯定的。问题的焦点在于:从海子诗歌所给出的中间价值限度里,临摹着他的悲愤和忧伤,蜗行于这个庞大而歧义丛生的价值迷津当中,他们怎样才能超越这个范式,以拓展更为广阔的诗歌空间?囿于他们不具备海子时代那种农业社会痛苦经历,缺乏一种生命体验的形而上的痛苦指数和强大的哲学精神支撑,他们的诗歌制作很难体现真正意义上的苦难、悲怆厚度,以至于他们的写作只是成为颇具痛苦意味的呻呤和‘私语’”。读他的这段话我能明显感觉到:他以文字的方式尽可能完整而逼真地呈现那些存在的意象,以心灵审视现实的诗歌,进而“由衷的希望它从忧伤、哀怨的内心投射中脱颖而出,挟持着恢宏的悲剧意识和人格,步入更阔大更艰辛的跋涉。无论如何,“突围”是老三目前最动心的思索,也是他最有实际意义的策略。
  
   3、我是朦胧的隔代遗传
  
  觅雪嫦晴:你自己能给自己的诗歌定义一下吗?你属于哪一种类型?
  
  梅边吹笛:应该是朦胧的隔代遗传,呵呵。
  
  觅雪嫦晴:喜欢顾成那一类朦胧诗吗?
  
  梅边吹笛:不喜欢。
  
  觅雪嫦晴:看得出来,你的诗歌的确有古典的美,能感觉出来,那种古色古香的朦胧美。
  
  梅边吹笛:我喜欢把诗歌的背景放在一种耳熟能详的人们感知的喻象里,从中挖掘一个有现代气息的美学向度,善于铺垫,喜欢在结句上反衬,我不喜欢一味的要古语。
  
  觅雪嫦晴:清晰的意向而且是可以感知到的,我能感觉到的。
  
  梅边吹笛:力求一种人们可以接受的语式。
  
  觅雪嫦晴:是要那种可以体会的味道,还很耐咀嚼。
  
  觅雪嫦晴:不晦涩。
  
  觅雪嫦晴:可以意会。
  
  梅边吹笛:只是在结构上变化。
  
  觅雪嫦晴:语言善雕刻,你是属于精雕细刻那种诗人呢!
  
  梅边吹笛:运用通感
  
  觅雪嫦晴:多种表现形式运用自如。
  
  梅边吹笛:把动词变化。
  
  觅雪嫦晴:正因为这种变化,所以你的诗显得很老道很婉约很又内涵也很耐品呢。
  
  梅边吹笛:把形容词的宾词作为表现句式倾向的主词。
  
  梅边吹笛:省略和精简。
  
  梅边吹笛:偏好成语。
  
  觅雪嫦晴:嗯!感觉还真是这样。
  
  当对话在继续深入的时候,我发现老三的诗歌是希望通过凝练的表现形式,与众不同的语汇,简洁明快地到达敞开的心扉,由此直面人生。
  
  但事实上,老三的不少诗歌却如一扇半遮半掩的茶色玻璃门,他在竭力摒弃那种一览无余,明白畅晓的抒写形式,常常给读者那么一种雾里看花的感觉,也就是朦胧吧!但是,当你认真去赏析的时候,你会惊讶地发现:他才是真正需要欣赏者颇费心思去领悟和意会,去理解的那个造境高手呢!他是期待欣赏者们远距离的观赏,近距离的解读。当我对老三进行全方位的关注时,我才看清他的庐山真面目,“是朦胧的隔代遗传”。
  
  与他深刻的诗歌理论相比较来说,他的诗歌更像一张大写意的风景画,画里透出诱人的光亮,就如同那些闪烁的在水底的星星,不时照亮绸缎一样静谧的湖面,美不胜收的感觉时时捕获你的神经。他的诗歌擅长采用委婉的暗喻和意向的转换,所以诗歌中频频呈现纷繁的意向和朦胧所带来的不透明的美,他还吸取传统的表现形式,用别致的语句描述缤纷的意象组合,生产出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精神大餐。“朦胧的隔代遗传”巧妙而幽默的给他的诗歌做了最好的诠释。也确定了老三的诗歌走向,匠心独运的意象与古典诗歌语境巧妙的结合,并呈一种上升的趋势。
  
   4、只能用心去意会
  
  觅雪嫦晴:你对网络诗歌的看法也很客观,且上升到理论的高度。
  
  觅雪嫦晴:你通常在什么情况下写诗。
  
  梅边吹笛:在有个好句子的情况下。
  
  觅雪嫦晴:一个好句子就可触动写诗的神经吗?
  
  梅边吹笛:没有好句子,我一般不写。
  
  觅雪嫦晴:什么样的句子才是你认为的好句子啊?
  
  梅边吹笛:所谓的好句子就是具备朗朗上口和意象衔接巧妙。
  
  梅边吹笛:读上去简单,想起来有韵味的那种。
  
  觅雪嫦晴:其实一首诗里能有你说的这样的句子是很难得。
  
  觅雪嫦晴:这样的句子去哪里得啊。
  
  随着对话的深入,我对老三的认识也在深入。而他的文字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想抹都抹不掉呢!
  
  阅读他的诗,你会感觉诗的主题和语汇都融入了景观营造的氛围中,对日常生活的体验,通过诗性的话语建构的探索表现出来。
  
  我们不妨慢慢地走近他的诗歌,看看他的这首《在秋天里打捞的渔歌》就会清楚的。他在这首诗歌里所创造的境界,正如编辑的评语那样:“这是一组颇耐人寻思的诗歌,每首诗歌的题目中可以解读出诗者面对孤独与突围这一难题,而陷入难以解答的现代性焦虑中。也许可以《竭泽而鱼》却“在通往春天的南辕北辙”;也许尝试着做一条《漏网之鱼》,但“所有揭竿而起的箴言疑窦丛生”,故而所有的结局可能是《缘木求鱼》,经历前生、今世的种种假设与许诺,藉以寻求精神资源。对历史属性不明的当下现实,诗者以自身为现代性坐标,又对其表示怀疑:“欲壑深不盈尺/有谁能一苇渡过”,突围依然呈现出一种怀疑和反思的冷峻姿态。
  
  瑰丽丰富的意象,流露深沉的忧患,大气、深邃,仿佛是一首秋天的渔歌,悠长、凄凉,又有淡淡的哀伤……
  
  在他错综复杂的意境中,诗人所表现出的意象绝对是丰富多彩的,从而还体现出了他很复杂的意识和多层的构建,他的诗歌有一种建筑的美感,既有明朗的色调,又蒙上了一层朦胧婉转的氛围。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是朦胧的隔代遗传。看得出来他的诗歌来源生活,又经过作者巧妙的构思,这就很容易和欣赏者产生共鸣。
  
   “相信我我单调的注释比佛经更具真谛/以佛的名义以彼岸的名义以太阳的名义/倾听我始终如一的教诲/舍本求末/追随我去收获你们遗弃的贝叶/经历如流的时光搓洗/神幔渐渐褪色/我木然的法眼无力穿透深邃的岁月/欲壑深不盈尺/有谁能一苇渡过。”读这样的诗歌,相信无论是谁,都会个发出由衷的赞叹,语言的神奇,构思的独特,形成他自己独特的风格。他的每一首诗歌,都是在力求构建一首内涵博大,意象清晰的诗歌。读他的诗歌,豁然发现:他的诗歌中呈现两种不同风格的迹象,一种继承朦胧诗歌的写作技巧,另外一种贴近30年代徐戴诗歌追求唯美的手法。这些分别表现在他关于感悟生命和爱情的诗歌中。他能够敏锐的捕捉瞬间感觉在心头的闪现,诗歌内含细腻缠绵和饱满的激情。他的爱情诗歌还具有一种沁人心脾的细腻和透彻。“有一种美丽要经历洗练/也许/有一种爱/必须忍受彻骨的冷藏/才风韵绝代/多情又何须泛滥四季/当冰雪消融/弹落一地绯红/随着冬天/让我们离去。”
  
  正如他独特的诗风,以及对待诗歌热忱的态度认真而执着,写作心态非常松弛有序,追求的是知音一般的解读。可以说自阅读他的诗歌开始,我就毫不犹豫的相信:他有作为诗人的天赋和灵性,他的诗歌有着很大的潜力和创造力。所以我不可避免的喜欢上他诗歌的厚重感,还有那种具有内涵的诗歌风格。
  
  他的诗歌无疑具备男性阳刚的力量和举足轻重的份量。那种深刻的表达和淋漓尽致的抒情,刻骨的爱同样会唤起心灵深处的苦涩和回忆。跋涉在诗歌园地中寻求自我表现,并不断超越自我,摒弃做作和娇柔,把这种内心的激越融入诗歌那种纷繁的节律中,他的诗不仅仅是一幅幅画面,更是一种目光敏锐的探寻,是对人生的追溯和对爱情深沉地思索。他的诗歌给人美的享受的同时还给读者深深的思索空间,所以我们只能用心灵去意会,其中巨大的空间和思想的深邃,以及那种超然的美感!

附一首我比较喜欢诗歌:

在秋天打捞的渔歌》   文 / 老三亦梅

一、竭泽而鱼

    临渊羡鱼  鹭鸶斟酌了整个夏天
结网的构思搁浅于蛀虫缤纷的残简
鱼鹰走失在没有航标的月蚀之夜
以季风的名义  秋天怂恿旷日持久的围猎

镰刀收割麦子狼收藏兔子的尾巴
藏羚羊钉挂在瞄准器的十字架上
我黄金般灿烂的沙洲
狼籍着猫或鼠的匆匆足迹
你们秘谋掘开哪一处堤坝
引生命的水灌溉美丽的罂粟花
而那八百米矿井深处流窜的又是哪一群鱼
把地淘空  把我的河床凿穿
穿梭在我犬牙交错的迷宫里你们何去何从
坍塌和冒顶如影随形  有谁告诉我
那一缕纤细的阳光丝线
将断送在哪一记风镐的阴差阳错

风沙逼近我威严的城石头的城草木的城
只有刚刚砍伐的树茬仍在殊死顽抗
奔突在城市高楼壁立的峡谷
谁同我一道溃向风声鹤唳的冬季
山野里累累硕果被秋风一网打尽
村庄节节败退  钢铁作坊从老榕树粗枝大叶的掩体
倾泻浸毒的箭矢  遍体鳞伤
我把最后一滴血泼向枫叶
再次点亮秋天绯红的意境
竭泽而鱼  在通往春天的南辕北辙
干枯的河床婴儿般洁净如洗
当啄木鸟如期凿开严冬的闸门
寒冷长驱直入

二、漏网之鱼

    顺流而下或者逆流而上
我是那尾漏网之鱼
从《逍遥游》的简册仓皇逃窜
蒹葭苍苍  谁在河的对岸伫立至今
蝴蝶的泪烙伤我的手心
沿着我掌中沟壑纵横的河床
鲲鹏的梦由此冲向茫茫雪域

一路向北  北方有溟
冰川镶嵌我万古不息的呓语
即使成为化石也不涂改遨游的造型
当各拉丹冬的雪渐次消融
我嶙峋的骨架蜿蜒游出刻着水纹的陶罐
在东方的黄色土地上流离失所
姜太公的钩饵在我腹中锻造的
那柄鱼肠剑划破了战国的牛皮版图
铁马金戈  城头变换着眩目的王旗
护城河的热血煮红我雀跃龙门的鳞甲
任浑浊的黄河淘洗千年也毫不逊色

长歌当哭  巡游在长城的万里河堰
生命一茬又一茬麦子般生生不息
向日葵瓜熟蒂落或者被风吹熄都是劫数
当野菊花拒绝冬天的晨曦
纵嵇康十指如轮  《广陵散》终成绝响
梁山泊那根骨刺卡在招安的喉咙
所有揭竿而起的箴言疑窦丛生
东风以及西风无论那一阵风
只不过是季节匠心独运的旌旗
宫门紧闭着  岁月的广场上演了多少悲欢离合
我该游向何处  在泾渭分明的路口
我孤独的灵魂会在哪一湾清澈里
产下丹桂般的卵   富饶而又芬芳

石头哦 河底棱角粗砺的石头
在如泣如诉的时光里圆滑如卵
池塘空了   鸭群举着春天的彩票
挤入白天鹅的童话
用大雁坠落的羽毛包扎我遍体鳞伤
大雨滂沱  收获的****一泻如注
在桅杆断裂的茫然眺望中
月寒如铁

三、缘木求鱼

         如果航线可以重新抉择生命可以再来
那我一定是那只虔诚的木鱼
空洞而又肃穆  沐浴着缕缕檀香
我已皈依如木

可总有经文的蝌蚪蛰入我水草丰美的记忆
蜘蛛把网撒在墙角  等待捕捉我遨游的梦
前世的因如何缔结今生的果
空空空空我以循环千年的空空如也
回答你们昼夜不舍的询问
佛案上鼠迹斑驳  猫儿舐着爪子
琢磨着临空一跃中蕴藏的深刻禅意
梵音悠悠  何处是你们望眼欲穿的彼岸

我的前生究竟是哪一株茂盛的菩提
忍受着风刀霜剑和无边的孤独
在爬满青藤的月夜且听虎啸
刳木为鱼  我游离苦海
剃度在泥塑金身的佛前
大彻大悟吧把眼睛闭上把心留下
此时   你们仍在祈祷幸福从天而降吗
没有云梯的天堂大门敞开着
云雀欢叫着  昙花竞相怒放
百年不变的风浪萍无驻

相信我  我单调的注释比佛经更具真谛
以佛的名义以彼岸的名义以太阳的名义
倾听我始终如一的教诲
舍本求末  追随我去收获你们遗弃的贝叶
经历如流的时光搓洗   神幔渐渐褪色
我木然的法眼无力穿透深邃的岁月
欲壑深不盈尺   有谁能一苇渡过

编者按:
    这是一组颇耐人寻思的诗歌,每首诗歌的题目中可以解读出诗者面对孤独与突围这一难题,而陷入难以解答的现代性焦虑中。也许可以《竭泽而鱼》却“在通往春天的南辕北辙”;也许尝试着做一条《漏网之鱼》,但“所有揭竿而起的箴言疑窦丛生”,故而所有的结局可能是《缘木求鱼》,经历前生、今世的种种假设与许诺,藉以寻求精神资源。对历史属性不明的当下现实,诗者以自身为现代性坐标,又对其表示怀疑:“欲壑深不盈尺/有谁能一苇渡过”,突围依然呈现出一种怀疑和反思的冷峻姿态。 
    瑰丽丰富的意象,流露深沉的忧患,大气、深邃,仿佛是一首秋天的渔歌,悠长、凄凉,又有淡淡的哀伤……

 

【收藏此页】    【关闭】    【本有评论 3   条】
文章评论
九舞 评论 (评论时间2009-11-7 22:12:00)  
如果,一味的抱着空虚的壳子吟唱,感觉有点虚伪!我的话比较直率~~
九舞 评论 (评论时间2009-11-7 22:10:00)  
这两天在看有关理论,觉得诗歌并不用来表达美的,而是用来批判的!可能各人各看法吧,因为现实里的美已经折射扭曲了,惟有从一些别人遗漏的里面去静静的发现!中国诗歌存在很大的弊端和误区!个见,
十五人生 评论 (评论时间2009-11-4 21:36:00)  
学习了![顶][顶]
在线评论
  账号:   密码:      
验证码:        

诗赋绽芳蕊 今来觅知音
关于我们  |  走近诗赋  |  入网须知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诗赋网    Copyright 2008-2016   zgsh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8105916号
诗赋杂志投稿邮箱:sunwulang@163.com
联系人:轻盈     QQ:418193847、1969288009、466968777     QQ群号(点击链接)     电话:15609834167     E-mail:sttsty@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