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会员姓氏检索 :
                  纪实文学
本栏所称的纪实文学,是指借助个人体验、或使用历史文献,以非虚构方式反映现实生活或历史中的真实人物与真实事件的文学作品。它必须以真人真事为基础,可以有一定的虚构性,但对虚构还有一定的限制。
                  本版编辑团队
本版主编:暂 无
主编寄语:朋友,欢迎关注本频道,还犹豫什么?请让你的键盘,借助你的才华,在这里倾诉你的心灵吧!
本版顾问:
本版编辑:
                  本版精品文章
                  文章信息
当前位置:  小说故事  >>  纪实文学
儿时梦想
文章来源:习作        访问量:210        作者:方人也        发布:方人也        首发时间:2017-3-4 7:16:01
关键词:中国诗赋网
编语:
儿时梦想
   我没有什么嗜好,唯一的嗜好就是读书。从小也就是这么个嗜好。
   有一天,我冒着暑热的天气钻在瓜棚里看书。这个瓜棚是用树材打起架子,顶部和四周用草莲子围住,可以遮风避雨、可以搬动移位、可以供人睡觉的一种窝棚。夏天,把它抬放在瓜田边,父亲和我晚上就睡在里面,既可消暑,又可看瓜。白天,我常借口看瓜躲在里面看书。那天我被书里的故事迷住了,看着,看着,就忘了时间,等我大妹妹来喊我时,太阳已经大偏西,剩下两树多高了。我的父母知道我不是贪玩的孩子,准是看书入迷误了点。我回到家时,妈妈责备说:“我看你还要成书呆子!”父亲训斥说:“我看你是想中举噢!”
   我小的时候,找不到多少书来读。能找到的书,我都会把它一本本啃完,才能撒手。我的邻居,住着一位叫杭永发的老人,他有点文化,也有几本古书。我第一次读的《西游记》,就是借的他的,尽管已经破旧不堪,还有了缺页,我还是一页不拉地看完了。我白天看,晚上乘凉的时候就讲给大人和小朋友们听。我的一个远房公公是个小知识分子,他有不少的藏书。小孩子是不能借到他的书的。我的舅父王学礼颇识几个字,经常在他那里借书回来看。我每次到婆婆家里,一般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躲在房里看书。《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罗通扫北》等几本书,就是在舅父家中看的。在家中,父母是反对我看书的。想看书,只能避开他们的目光。出去放牛,我藏本书在身上,或把牛打下河坎,我坐在河堤边看书,或是骑在牛背上看书。我只管看书,顾不上看牛,牛偷嘴吃了人家的庄稼。人家告状到我家中,我每每会受到父母的责骂,但就是改不了这习惯。到了夏天,别人纳凉,我就躲进瓜棚子看书。我知道今天看书误了放牛的时间,晚茶也没有顾上吃,就匆匆解开牛绳牵着牛快走,把父母的责备声渐渐抛远了。
   一九六一年秋天,我考进了黄思初级中学。我的学业成绩总是名列前茅。各科成绩没有低于90分的,考100分也不是希罕的事。有一次考政治,任课的朱勋校长对我的试卷答题非常满意,他对别的老师说:“这个学生的答卷真不错,可以打满分,但政治答卷不好给满分,我就打个99·5分吧!”我的课余爱好就是读课外书籍。到了初三,老师规定,不准看课外书籍,要集中时间和精力,复习迎考。我还是偷偷借来课外书籍,避着老师看起来。星期天不回家就躲在宿舍里偷看。不知是谁,在老师面前告发了我。老师对我升学考试获取高分抱有厚望。平时从未批评过我的老师,这次也许是恨铁不成钢的缘故,把我狠狠熊了一顿。批评我“成绩好一点就翘尾巴了”。
   老师的批评没能让我安份几天,我又悄悄偷看起课外书籍来。这一次更是离奇出格,我居然动笔写起小说来。这回,我看的是反映抗日战争的长篇小说《烈火金钢》。小说中的英雄人物的英雄故事深深打动了我。一天夜间,我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我梦见日本鬼子铁蹄蹂躏我中华,中华英雄儿女纷纷奋起抗击,打得日本鬼子丧魂落魄,全无立足之地,中国老百姓迎来了明朗的天,开始建设自己的新生活。梦后,我激动不已。这个梦,激发了我的创作热情。在这股热情的强烈冲动下,我开始构思我的第一部小说。小说的名字叫《趔帝众生》,而且,很快写出了第一章,还写得有点象模象样的。黄思中学的老校长,当年我的班主任老师孙茂林,看过我的手稿,还当面称赞我,说是“黄思中学出了个天才”。夸我之后,又委婉地劝诫我说:“老师希望你成为一个作家,但不是这个时候,而是将来。你现在的任务是学好每一门功课,考高中,考大学,打下扎实的文化功底,然后才能去当你的作家。”凭我当时的生活底子和才力,我是不可能完成这部小说的。如果仅凭一个梦,就能写出一部小说,那作家也太好当了。如果这部小说真能问世,这恐怕就是世界奇闻了。其实,小说的名字就欠妥,我之所以起这么个名字,只是我从课文上刚刚学了“趔趄”这个词罢了。
一九六三年秋季,我考取了丁沟中学。到了高中,学习任务重了,大部头的长篇小说再难有时间多看,我的兴趣又转到欣赏诗歌上来。古诗新词我全爱看。有时,还诗兴大发,依样画葫芦学写起来。国庆十五周年前夕,语文老师布置我们写篇庆国庆的作文。我在作文开头写下了这样一首诗:
红旗席卷千年罪,江山疮痍成血泪。如今祖国皆秀色,中华放眼尽朝晖。
   戴成基老师看了这首诗,作了认真的修改,改为:
千年罪孽谁应归?百孔千疮血泪飞。如今江山皆秀色,中华放眼尽朝晖。
   戴老师是个诗词爱好者,他创作了很多的诗篇。他不仅为我改了诗,还特地为写诗找我谈了一次话。我的学生日记对这件事有记载:
1964年9月21日     星期一   晴到多云
   戴老师给我修改了《中华放眼尽朝晖》一诗。
   我在请教他时,他和蔼地回答了我。他说:“写诗眉目要分清。写过去就写过去,写现在就写现在。诗的前两句写过去了就写过去,不要把今天扯上。如果后两句写今天了,就写今天,不要扯上过去。这样,明显对比,诗才更有力度,也更有诗意。”
我在上高中的时候就做过当诗人的梦。当时的日记这样写道:
1964年6月11日         星期四     晴
   我写了几首诗,同学们便叫我“诗人”,我是想做个诗人,这一点被他们说对了,不过我现在还不能称诗人。我会朝这方面努力的。学写诗也好提高写作水平。怎么写呢?两个字:“认真”。不自己糊弄自己。
   另一则日记是这样写的:
1965年9月11日          星期六       晴天
   我想做个人民诗人。这是我的理想,也是难于实现的理想。但我坚信:“有志者,事竟成。”“不怕不会做,只怕不用心。”“只要功夫深,铁棒磨成针”。  
   过了几天,我又写了关于理想追求的日记:
1965年9月24日         星期五        晴天
   理想不是空想,但是理想也容易变成空想。如果为了理想去斗争,去努力,理想就会变为现实,如果只谈理想,而不付诸行动,那么只会是空想。
   十年动乱,我的大学梦破灭了,我的儿时梦想也随之破灭了,我终于没有成为作家和诗人。但是,我并没有完全泄气,也没有放松努力,儿时的梦,至今没有做到头,我还在继续做着。我创作了几部小说,写下了几千首诗歌。尽管达不到专业水平,但我是尽了努力的。我还在奋斗着,死神一天不找麻烦,我就奋斗一天。
   我在二OO二年十二月写下的几行,也涉及了关于上面谈到的事:
瓜棚冒暑读文章,握笔初中入梦乡。文革学文墙上划,军营练笔室中忙。
文书函件同身比,编缉稿笺拿尺量。公事应差识见浅,从头补课路应长。
【收藏此页】    【关闭】    【本有评论 0   条】
文章评论
目 前 还 没 有 此 文 章 的 相 关 评 论 信 息 !
在线评论
  账号:   密码:      
验证码:        

诗赋绽芳蕊 今来觅知音
关于我们  |  走近诗赋  |  入网须知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中国诗赋网    Copyright 2008-2016   zgsh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8105916号
中国诗赋杂志投稿邮箱:sunwulang@163.com
联系人:轻盈     QQ:418193847、1969288009、466968777     QQ群号(点击链接)     电话:13904051309     E-mail:sttsty@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