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会员姓氏检索 :
                  剧本
本栏目用于发布影视剧本及相关文艺评论。
                  本版编辑团队
本版主编:故乡的星空
主编寄语:
本版顾问:
本版副主编:
本版编辑:
                  本版精品文章
                  人气排行
                  文章信息
当前位置:  声色世界  >>  剧本
金色梦想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访问量:1220        作者:王长胜        发布:沧海狂人        首发时间:2015-11-10 12:13:14
关键词:中国诗赋网
编语:
广播剧剧本《金色梦想》
作者:王长胜

创作思想:

面对当前粮价下跌,农资上涨;外出务工活少,但社会消费品水平不断增长;看着国家出台的一系列惠农利农政策,勤劳、朴实、善良的农民在谋求改变,他们渐渐懂得了靠传统的农业生产很难生存了,他们只能与时俱进,他们追求美好、富裕、健康生活的愿望很强烈。


剧情介绍:

剧,通过对四个进城务工的农民工的刻画,展现出他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


人物介绍:

王旭东,42岁,自己在城里打工,一个儿子刚上大学,女儿读初一,妻子留守农村照顾孩子和老人,面对自己的处境,他谋求转变的心最迫切。


张忠德,56岁,儿子女儿都已结婚,孙子也上小学了,她挣钱除了自己花的方便,还想着和儿子一起努力,能给孙子在城里买上楼。


赵瑞,23岁,刚结婚两年,妻子跟着他在城里打零工。


三个人都给他们的老乡——家装老板李天长打工。


李天长,37岁,进城十多年了,通过多年的打拼,在城里有了房子、汽车,老婆孩子都在身边。


[前奏]


(旁白音)这是一个深秋的午后,王旭东、张忠德、赵瑞,三个人刚吃完午饭,坐在工地上聊天;收音机里播放着中国乡村之声《金色飞扬》的乐曲。


张忠德:旭东啊,这中国乡村之声,你都听了三年了,有啥收获呀?你也太着迷了吧?每天一睁眼就听,有时睡着了收音机还响着呢。


王旭东:老张啊,要说收获那就太多了,这中国乡村之声能第一时间把党中央国务院的惠民利民政策播发出来,咱听了这些之后,就可以谋划咱的农业生产了。这政策知道多了,咱去政府办事,再有个别人难为咱,咱可以理直气壮地和他理论了,因为咱知道他没有按中央的政策办,咱就可以问个为什么呀。


张忠德:霍——有你说的这么好吗?

王旭东:当然,还不止这些呢,他们《致富青年帮》提出的秸秆养牛的金点子,我表弟就用上了呢,还有……
张忠德:(打断王的话)别还有了,你先告诉我今年的玉米价格下跌是中央的意思吗?

王旭东:是中央的意思。(点着一支烟,
吸了一口,缓缓地说)去年的玉米收储价格是每斤一块一毛三分钱,今年只有一块钱,我家那十亩玉米今年少卖了不少钱呢。

张忠德:可不是吗,哎!


王旭东:今年我家的玉米每亩地收了1200斤,在咱那儿算是好的了。


张忠德:是啊,你家种地那是真舍得下本儿啊,收成哪能不好尼。


王旭东:昨天家里打电话,说现在玉米价格才七毛钱,这样每亩地只能买840块钱,我一亩地上了一袋半化肥, 160块买的,这就是240块钱,粉碎桔杆花了110块,种子农药合计130块,我浇了两次地,花了50块的电费,人工还不算钱,这样算下来,840-240-110-130-50=310,这一亩地才赚310块钱。


张忠德:我家还得少点儿呢。


王旭东:我家四口人十亩地,在咱那按人均地亩数来讲就不算少的了吧!十亩地的收入才3100 ,哎!儿子这次去天津读大学,所有的费用加起来就是26000啊,这得种多少年地啊。


张忠德:是啊,你说咋就落这么多呢,我表弟包的一百亩地今年要赔好几万呢,国家怎么这样呢?


(旁白音:一直在旁边玩手机的赵瑞插话道)


赵瑞:我看呐,就是这一块钱的收储价格,明年还不一定能维持呢。


张忠德:小毛孩子知道啥,别吓唬我啊,玩你的手机去吧。


王旭东:老张啊,小赵说的没错,因为我们进口别的国家的玉米啊,运到中国才合三毛五分钱一斤,国家已经在托底收玉米呢,国家这是要引导我们对种植结构转型。


张忠德:那…那国家能不能让价格别跌这么快呀,随着我们转型再慢慢调价不行吗?太突然接受不了啊,这以后种地哪还有劲儿啊。


赵瑞:王叔,你刚才说你表弟按收音机里说的秸秆养牛,效益怎么样?


王旭东:我一直和表弟联系呢,他说效益挺好,怎么,你也想养吗?


赵瑞:我只是问问,既然效益那么好,你怎么不养呢?你可得让你家我弟弟好好读书啊,别像我一样,当年没有珍惜读书的机会,现在受大累,干苦力!唉——后悔死了。


张忠德:哎,赵瑞这句话说到点子上了,农村的孩子想有出息,读书是唯一也是最有效的途径了,因为咱没有钱也没有权呐。


王旭东:我就是这么想的,我宁可砸锅卖铁,也要让这两个孩子把书念好。唉——这两年咱们的活儿又少,种地又不挣钱;像我这样的中年人,是上有老下有小,现在撑起这个家,挺难的啊。两个孩子上学用钱,父母年纪越来越大了,身体又不好,也得用钱。


张忠德赵瑞同声:和你表弟养牛呗。


王旭东:不是没想啊,表弟养牛是看到效益呢?可是他投了100多万呢!我哪里去弄这么些钱呢!可是眼下又逼着我必须挣一大笔钱养家。有时候真挺愁人的,不像你们两个,老张吧,儿娶女嫁都办完了,没心没事儿,挣钱只是老两口儿花着玩儿。赵瑞吧,结婚两年,美好的生活才刚刚开始。羡慕死你们两个了。


赵瑞:王叔,看你说的好像我没啥远大目标似的,不结婚时想结婚,真的结婚又在城里生活了才知道,哪儿哪儿都需要用钱,我和对象不像你和张叔一样在老板家住,我们自己要在外面租房子,每天一睁眼就需要钱。


王旭东:这城里花销就是大。


赵瑞:我对象到不爱和人家攀比,可咱也得对得起人家吧!这是家里。外边儿呢?我是没上好学,可我同学现在有的当公务员,有的是老师,有的还在大学里继续深造。人家这个有房那个有车的;是,也有学没上好和我一样的,可人家有富二代,有官二代,每年的同学聚会我都是硬着头皮去。本想在你老板这里打工挣点积蓄吧,偏偏又赶上这两年活儿少。哎!


王旭东:赵瑞真是吃了这没文化的亏了。


赵瑞:我和我对象商量好了,明年开春我就去学电子设备修理,至少能自己开店,挣得是活钱儿,不像现在挣死工资,还说不定哪天就没有活儿干了。


张忠德:没想到赵瑞还是挺有心计和上进心的啊,我以为每天拿着手机就知道聊天呢!


王旭东:这小子是有点儿想法。


张忠德:旭东啊,我也不是像你说的那样,是,儿子娶媳妇了,孙子也有了,女儿也出嫁了,要操的心是少点儿。可儿子的生意这两年境况也不好,我老伴儿在家里带孙子,我出来能挣点钱也少给儿子添负担。孙子别看小,可现在的孩子有见识,看人家在城里住那叫一个羡慕。我和儿子合计着,这两年努努力,争取能在城里给孙子把楼买上。唉,可怜天下父母心呀!


王旭东:(又点燃一支烟,缓缓地说)至少你们花大钱的地方不像我现在这么迫切吧,我是必须得赶快挣到钱哪。这不是嘛,前天,我老婆听她在乡里工作的表妹说,明年咱们镇上和一家大的农业企业合作,在咱们乡搞有机蔬菜种植,菜种出来之后直接拉到城里的大超市去。这个项目风险小,政府又给扶持资金,过几天我想回家去看看,努力争取一个名额吧!


赵瑞:王叔,想挣大钱就得有风险,你总是怕这怕那的,怎么才能挣到大钱呢!


王旭东:小赵啊,不是你叔我怕,关键是我这个年龄赔不起呀,不像你现在就小两口,我家里的孩子老人,说用钱的时候就不能等啊!


(旁白,这时候李天长走了进来。)


李天长:(笑着说)你们三个够舒服的,听着广播,晒着太阳,聊着大天儿,挺美。真是让我羡慕啊!


(旁白,说着他捡了一块木板,坐在王旭东身旁。)


李天长:儿子在天津读大学还好吧!


王旭东:前天打电话了,一切都好,就是钱花的多呗!


李天长:那就行了,钱不是问题,(笑)要不他叫你爸爸吗,你就是为儿子挣钱的。


王旭东:(开心地笑)哈哈,对了天长,你说的能干到年的那份工程,有信儿了吗?这里的活儿再有四五天就完了。


张忠德赵瑞齐声问:是啊,有信儿了吗?


李天长:这里的活干完之后,恐怕你们要回家歇几天了,不过大家别失望,我尽量想办法把这个工程拿下来,一定让咱们都能过个好年。


张忠德:咋还没信儿呢。


李天长:好长时间没和大家一起聊天了,这两年活儿不好找,特别是今年活儿更少,和你们一样我也着急,因为我也不好过。表面上看在城里有房子有汽车,可是城里的消费太高啊!我的父母,岳父岳母现在还都在农村,每次回老家都得花几千,儿子又在重点小学上学,一年又得花个两三万。以前老婆就是在家收拾收拾,做做饭,今年她主动找了一个活儿干。


王旭东:这活少了你也不好过啊。


李天长:但是我还是很有信心的。这两年党中央国务院可是出台了一系列惠农利农政策,不是有人担心中国以后没有人种地吗,我们完全可以回家种地呀!中国农业绝对不会“后继乏人”。


张忠德:你这么看好种地这事儿?


李天长:是啊,首先,这是由中国的国情决定的,我们现在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就要求必须有一部分人从事农业生产。其次啊,随着我国农业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农业现代化的进程不断提高,农民将成为一种职业。第三,农业生产具有战略意义,也就是说中国人的饭碗必须掌握在中国人的手里。


王旭东:天长,你这话和《中国乡村之声》里说的一样呢。


李天长:这《中国乡村之声》不光是你在听,我每天也在听呢。我在城里打拼了这么多年,感觉我们来城里不但是赚钱,更重要的是学习城里人的先进思想、处事方法和健康的生活方式,尤其是学习他们对知识的重视程度。知识不一定能改变我们的命运,但至少可以增加我们分析、判断事物的能力。


张忠德:在城里呆久了,天长啊就是有见识。


李天长:我现在虽然一时半会儿回不了老家,但是我是看好咱家乡的。这样,大伙儿如果谁想回家乡发展,缺钱的跟我说一声,我可以给他解决一部分。哦,已经两点了,大家干活吧!


张忠德,王旭东,


赵瑞(同声):干活喽——


(电钻声起——)


(收音机里响起中国乡村之声的《金色飞扬》乐曲)


剧结束
【收藏此页】    【关闭】    【本有评论 0   条】
此文章已经被修改 2 次         最后一次的修改时间为:2015-11-14 18:52:53
文章评论
目 前 还 没 有 此 文 章 的 相 关 评 论 信 息 !
在线评论
  账号:   密码:      
验证码:        

诗赋绽芳蕊 今来觅知音
关于我们  |  走近诗赋  |  入网须知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中国诗赋网    Copyright 2008-2016   zgsh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8105916号
中国诗赋杂志投稿邮箱:sunwulang@163.com
联系人:轻盈     QQ:418193847、1969288009、466968777     QQ群号(点击链接)     电话:13904051309     E-mail:sttsty@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