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会员姓氏检索 :
                  散文
本栏所称的散文,是指以抒情、记叙、论理等方式表达,不讲究韵律的现代散体文章、随笔等。
                  本版编辑团队
本版主编:惜若
主编寄语:散文是融汇了作者真诚个性及深层人生意蕴的文学样式,表达方式自由洒脱,其本质特性是形散神凝。
本版顾问:
                  本版精品文章
                  文章信息
当前位置:  散文日记  >>  散文
五律·军农当年 ​我的军旅生活记忆22--军农生产点滴
文章来源:原创        访问量:80        作者:黄道隆        发布:huangdaolong52        首发时间:2019-6-11 10:19:52
关键词:军农 雁门关 水稻 玉米 喂猪
编语:
五律·军农当年 
金沙滩故地,万亩碱盐田。 
垦种粮仓立,操兵武力添。 
当然屯备战,且亦养荒年。 
减负人民喜,宗棠赞羡咱。  

我的军旅生活记忆22--军农生产点滴 
2019年3月28日         
      我部所在的山阴县羊圈头农场,六十年代初由原雁北驻军创建,我师移防接收而来。该地域相对低洼盐碱。农场南部十余公里横亘一道山梁,主峰馒头山,其再南是繁峙、代县。东、西、北远远均为山地,故也有称‘’大同盆地‘’。著名的雁门关就在西南几十里处,桑干河自西南向东北流入官厅水库,再永定河,说起来还算海河水系呢。        
      由于低洼,包括我营三连在内的几个连队种植水稻。说实在的,这里无霜期短,种水稻有点风险。听说原部队有一年尚在灌浆的水稻突遭寒流,结果勉强收获成饲料。为此,农场从我师天津南郊八里台农场邻村巨各庄,请来一位闫姓老农做水稻农艺师。老闫不孚众望,起早贪黑指导劳作。他将刚兴起的塑料薄膜育秧技术带来,提早育秧、提早插秧,延长了生长期,以保障水稻成熟。老闫五十挂零,性格开朗好交际,特别对我们这些仅隔一条海河的天津老乡格外亲热。他辨听‘’海榔头‘’调主动和东郊兵搭话。他乡遇家乡长辈,天津兵都亲切的称他闫伯伯(叔叔)。农场的给养员是李庄子公社人,同他接触更多更熟。老闫觉得小伙子精干,暗中欲选其为乘龙快婿。一次利用给养员出差顺便探家之机,老闫声称让去他家捎点东西回来,侧面表达了这个意向。为此还求场长多给了两天假。给养员到他家受到当小学教师的姑娘殷切接待。小伙子尚未归队,姑娘的信已早到老闫手里,表示十分满意。可给养员这里却不吭不哈,没了下文,弄得老闫好生尴尬。事后我们问给养员:人家父女上赶着,你怎么不同意呢?他低声说:长得丑。        
       一连、二连主要负责大田玉米、向日葵的生产管理。为获丰收,农场和连队费尽心机。先将种子拌了农药,以防虫害。赶农时,黑白天拖拉机抢播。边角和拖拉机不便的地块人工补漏。从开苗起码要锄上三遍,开始还可用马拉耘锄,省些时、力,待庄稼长到半人高,只能人工锄了。地多人少,忙时地块分到班排,熟练者打头,其他跟进,很快拉开距离,大家你追我赶,一会就汗滴禾下土了。同志们确实干劲大,又自觉,很是辛苦。那里野兔很多,锄地时不知何时哄出一只,战士们童心未泯,大呼小叫,四面围攻,弄得野兔晕头转向,不知所措,倒霉的被手疾眼快的战士拍倒,成了来队家属的盘中餐。对打死田鼠扔掉,南方战士认为可惜,他们说,用泥巴包裹烤熟,绝对是美味。        
      我们营直兵力少,除分担少量大田生产外,还要打杂。比如农场的几十只羊,就由无线班的祁荣泰放养。小祁十分负责,那只凶悍的新疆细毛公头羊足有百斤,只听他的。说起来又一段趣事。我母亲和同在营直一老乡的母亲串联又相伴来队看望。实际是那年在平山看我们每天‘’打眼放炮‘’国防施工,对安全一直不放心,才再动此念,(此次看后才算彻底放心,以后再没来过)老乡三岁的小侄子也随奶奶来了。孩子一心想亲近这些羊,不曾想头羊不领情,只见头羊后退几步,再前冲猛一撞击,把孩子撞了个仰面朝天,滑出几尺远。孩子哇哇大哭,小祁闻声赶来,甩鞭狠狠教训,头羊昂首挺胸,百个不服。好在土质松软,没把孩子撞出好歹。但再听到羊叫,远远就急往屋里扎。        
      农场还养有几十头猪,这喂猪的活就由我班负责。一天三顿,除守总机的,其他五人都去。两天用一个半天搅拌发酵饲料,一段时间打扫猪圈,清除粪肥。剩余时间训练或完成其他杂务。当时时兴‘’中曲发酵饲料‘’,是军区装甲兵某部饲养员叶洪海发明的,他为此还荣立一等功。该饲料用酒曲掺到谷糠谷壳中,保持一定温度,闷在大缸里,使其发酵。这样饲料富含酒精,猪吃了嗜睡催膘。但时间长了,猪食单调,也不好好吃。一次我们清理猪舍环境,把长到半人高的野徽菜,杂草等分扔圈里,深受猪只们欢迎,不一会吃得只剩光杆。农场樊场长高兴的很,鼓励我们常采常喂。可那里有啊!大田锄的干净,即便有点,也不够采几回,几十头吃货,杯水车薪。收集泔水,人家伙食单位也喂自己的猪啊!此事只能零星为之。        
      那年各单位伙食都挺好,主因是农场给了水浇菜地。不但选一二人专门种菜,还号召各班各尽所能开荒种些大路菜。陈营长带头从老家寄来不少种子,很多战士也纷纷寄来,以致用不了。我班在驻地周围也开了几小块闲散地,浇不上水,只好种土豆,秋后收了几麻袋。还在房前屋后点种了南瓜,但收获不多。我记得营直菜地长得最好的是芹菜,吃不完。炊事班图省事,给各班分馅分面,几乎每周吃芹菜饺子。像茄子、辣椒、西红柿等细菜也能吃上。只是没提前育秧,盛收期不久,天气骤然转凉,没成熟的都腌了咸菜。菜钱省了,肉蛋吃得相对多了。 
【收藏此页】    【关闭】    【本有评论 0   条】
文章评论
目 前 还 没 有 此 文 章 的 相 关 评 论 信 息 !
在线评论
  账号:   密码:      
验证码:        

诗赋绽芳蕊 今来觅知音
关于我们  |  走近诗赋  |  入网须知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诗赋网    Copyright 2008-2016   zgsh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8105916号
诗赋杂志投稿邮箱:sunwulang@163.com
联系人:轻盈     QQ:418193847、1969288009、466968777     QQ群号(点击链接)     电话:15609834167     E-mail:sttsty@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