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会员姓氏检索 :
                  散文
本栏所称的散文,是指以抒情、记叙、论理等方式表达,不讲究韵律的现代散体文章、随笔等。
                  本版编辑团队
本版主编:惜若
主编寄语:散文是融汇了作者真诚个性及深层人生意蕴的文学样式,表达方式自由洒脱,其本质特性是形散神凝。
本版顾问:
本版副主编:
                  本版精品文章
                  文章信息
当前位置:  散文日记  >>  散文
感恩节念双亲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访问量:211        作者:史忠和        发布:品茗听雨        首发时间:2017-3-1 14:02:49
关键词:中国诗赋网
编语:
                                                                         感恩节念双亲
                                                                                  史忠和
      又到了感恩节,看到朋友圈里一首又一首感恩的诗句,一股股难以抑制的悲凉和酸楚涌上心头,心不停的在抽搐,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仰望上苍,寻找逝去的父母的影子,心怀一个个期许,情揣一种种眷念,得到的却是一寸寸的心碎。
我不知道中国的感恩节始于什么时候,但自从我知道有了感恩节这一天起,我便在每年的今天送给父母最真挚的祝福和祈愿。多少年过去了,这个日子已经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中,然而,今年的感恩节,我再也不能给我的父母送去一份祝福了,有的只是无限的怀念和深深的思念。
      连续两年,我的父母相继离世,这给了我极大的打击,虽说父母的年龄偏大,但是有父母的家才是完整的家,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回想起走过的岁月,在我们漫长的人生道路上,父母以他们孱弱的身躯,为我们遮挡了多少风风雨雨;以他们坚强的打拼,为我们付出了多少心血。不知道他们在我们身上倾注了多少爱,不知道他们尝尽了多少酸甜苦辣,不知道他们承受了多少艰难和困苦,我只知道他们对儿女的那种无微不至的爱护和包容,他们对老人的那种无怨无悔的孝敬和伺候,是用任何语言和文字所不能表述出来的。他们为老人编织了多少个健康幸福的日日夜夜,他们为我们撑起了一个温暖的家。
      我是一个多兄弟的孩子,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正是生活特别拮据的年段,家里上有年迈的爷爷奶奶,下有我们兄弟六个,家里十口人的重担全靠父母支撑,为了能够让我们生活得更好,父母亲不惜辛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起早摸黑地劳作,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和努力。那时候正是大集体,靠的是公分吃饭,养家糊口,尽管父母亲在生产队里月月出满勤,年年高工分,可等到年终决算,竟然是一个倒刨户(就是挣的工分越多,欠生产队的债越多,当时叫三角债),虽然日子过得艰难,父母亲总是节衣缩食,认可自己饿肚皮,也要千方百计供我们上学读书,也要给老人想尽办法做一些可口的饭菜。超负荷的重担像一座山一样的他在父母的身上!
      从我记事时起,我就知道家里已经穷的不能再穷了,每天一日三餐,不是玉米面糊糊就是锅贴玉米面大饼子,说是玉米面糊糊,哪里有糊糊,分明就是稀得不能再稀的稀粥,里面还放有榆树叶、苣荬菜叶之类的,苦!这是春夏之际,到了冬天,我们还要吃玉米芯磨成的面子,苦涩!难咽之极。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我们才能吃上一顿上好的饭菜,那就是高粱米放点小豆,还有生产队分发的那点每人不到三两的瘦瘦的猪肉。父母亲总是变着法的做给我们吃,可我们哪里知道,他们竟只能是喝点我们吃剩下的水汤。
       六个孩子都上学,虽说教科书不用花钱,但是笔墨纸张却是一笔不小的花销,父母几乎天天起早贪黑的割条子、编席子、背篓、篮子、箩筐等,然后再背着这些成品到远在三十多里地的街里去卖,肩膀压肿了,脚底起泡了,一天下来能挣个块八角的,仅挣的这几个小钱还得给爷爷奶奶买点火烧、糖和面之类的细粮,而我们就别指望能吃到一点了。长期的劳累,父母的身体开始一日不如一日,尤其是母亲,已经是骨瘦如柴了。
      母亲手很巧,家里孩子多,买不起衣服,母亲就把哥哥穿下来的衣服改了又改,缝了又缝做给二哥穿,一个传一个。我至今仍清楚地记得,我六岁那年母亲做给我的是大哥穿下来的小红衣服,邻里人都称我是“小红孩”。那时候我们穿的鞋都是父母亲亲手缝制的或编制的,好一点的是布鞋,是母亲用穿的不能再穿的破布,用浆糊一层一层的裱在门板上,至少得有八、九层步,太阳晒干了以后,坚硬无比。母亲按照我们脚的大小剪成鞋样,没有线,母亲就用拨动锤将一丝一丝的青麻拧成结实的线绳,一针一线的密密的缝制成厚厚的鞋底,再找些可用的旧布做成鞋帮,就这样一双鞋就做成了,鞋底子很厚很硬,母亲用的鼎革把手磨的鲜血直流。至今我仍能清晰的回忆起母亲坐在昏暗的灯光下,戴着老花镜针针线线的缝缝补补的情形。母亲就像一个炉火,温暖着每一个孩子的身心。
      到了秋天,父亲就早早的上山割了许多乌璐草,晾干,又精心的扒了许多白白的干干净净的玉米叶,晚上就坐在母亲身旁编织起草鞋来,几乎每年都是每人两双,草鞋里面塞上乌璐草,很暖和的。父亲就是一太阳,照耀着家里的每一个角落。
      母亲比父亲早走一年,我知道父亲一生都离不开母亲。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是个硬朗的汉子,无论遇着天大的事,他从来没有流过眼泪,可是母亲临走那天,父亲却特别的伤心,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父亲的眼泪。以后的日子,父亲总是一个人在家里,来去单行,少人照管,还经常去母亲的坟地坐坐,亲手把母亲的坟头打扫得干干净净。我每次回家,父亲都是拉着我的手说,你妈怎么就走了,她就一点也不惦记我吗?怎么就走了呢?他的眼里总是流下浑浊的泪。一年后,父亲完成了他一生中的所有责任随母亲去了。
      父母亲为我们付出的太多太多,而幼小的我们哪里知道父母的辛劳和艰难。“羊有跪乳之情,鸦有反哺之义”。如今,生活好了,可我却不能继续回报父母,欲尽孝而亲不在,这是我人生中的莫大的遗撼。我只有用一颗虔诚的心默默祈祷天堂里的父母安息!
      哽咽回荡,泪水出边。长地踏跪,育恩难报!值此感恩节,您的儿子怀思游夜,灯下走笔。只有写下这些文字,预表孩儿的怀念之情——祝父母亲在天之灵,节日愉快!
【收藏此页】    【关闭】    【本有评论 0   条】
文章评论
目 前 还 没 有 此 文 章 的 相 关 评 论 信 息 !
在线评论
  账号:   密码:      
验证码:        

诗赋绽芳蕊 今来觅知音
关于我们  |  走近诗赋  |  入网须知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中国诗赋网    Copyright 2008-2016   zgsh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8105916号
中国诗赋杂志投稿邮箱:sunwulang@163.com
联系人:轻盈     QQ:418193847、1969288009、466968777     QQ群号(点击链接)     电话:13904051309     E-mail:sttsty@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