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会员姓氏检索 :
                  新诗
本栏所称的新诗,是指五四运动前后产生的、有别于古典诗歌的、以白话作为基本语言手段的自由诗,形式上分行排列。
                  本版编辑团队
本版主编:江东心音
主编寄语:诗是语言的活性物质和情感的活性元素。在人性的豁然中灵光一闪,精神破茧后,感应着持续抽丝。
本版顾问:
本版副主编:
                  本版精品文章
                  人气排行
                  文章信息
当前位置:  现代诗歌  >>  新诗
水姻缘——乌镇童话
文章来源:原创        访问量:611        作者:温屿        发布:落霞阁主人        首发时间:2017-1-29 19:20:23
关键词:乌镇童话
编语:
组诗“江南屐痕”中的一首。
乌镇童话

缘起


你知道,江南

在心底缱绻
像一个梦
前世宿愿
要今生来还

就去乌镇吧

最后的枕水人家
去读小桥
去读幽巷
去读咿呀乌篷船
还有随处可见的黛瓦白墙
去读一幅永不褪色的
水墨长卷

Ⅰ 水上集市


1


栈桥在右

一座木制且老迈得不住呼痛的
栈桥,横在水上
西市河静静绿着。戏台居左
飞檐翘角高踞几匹小兽,闲闲半卧
等一声穿越风雨的锣

——古代不曾远去

渔樵耕读以及走兽飞禽的
篇章,游目时
一页一页翻开

风,紧贴水面自彼岸

鳞鳞行来。在此岸
四下寻觅
叫卖时鲜果蔬的船只呢?
线装书里那几行喧哗
为何听不到一丝余响?

2


选择了一个角落,我们

相对而坐,淡淡茶香
迷离了偶遇的眼神……

默默坐着,在水边

世事浮沉的说唱还未登台
才子佳人的演义亦不见生旦净末
吴侬软语中枝繁叶茂的花鼓戏
还要半天才开场
夕阳抽身而去,从我们面前的方桌
蹒跚到水中央,再回首
已躲进黛瓦白墙

3


该以怎样的方式开始呢?

江南触手可及,在视线随意栖止的地方
水般柔软的线条打成一千零一个结
幽居的心事
只道与江南有关
而熙来攘往如一席盛宴
我们却在角落里对酌

一阵阵喧哗涉水而来

灰色的沉默
弥漫在你我之间
却没有一尾涟漪

古镇的傍晚

如此矜持
初夏欲言又止
俏如被雨后的夹竹桃赧然
风中,待绽而未开

斜晖脉脉,在高挑的檐角徘徊

而一轮素月
已淡淡画在远天

4


杯中茶叶慢慢舒展

悠悠茶香隐括诸多
暗喻。当所有平仄安排就绪
最执拗的韵脚也已妥协
我们的故事就翻开了扉页

夜步步紧逼,灯火在成熟

吟罢第一节
未及风干的心情便冷凝一声叹息
落,下来
溅起一章一章的记忆
任微凉的晚风展读——

Ⅱ 栈道


1


就从木栈道开始吧

乌镇近在咫尺
我们就从这里开始……

2


木栈道缘湖蜿蜒

湖水绿酽酽逼近脚边
芦苇、蒌蒿
还有不知名的水生植物任性青葱
一朵朵小花开着
幽蓝幽蓝地。

3


过了木栈道,道旁柳树的千缕柔丝和

几竿瘦竹
导游说,就到镇里了
在那儿,左侧竹行桥引向通幽处
右侧,在那儿,船坞斧凿声声
再向南,就是乌镇,黛瓦白墙的乌镇
小桥流水,已守候了千年
等你来圆前世的梦
等你来读一卷
水墨江南

4


可是,乌篷船犁碎沉默的波心

傍岸柳荫下的游鱼,翕乎来
去——六月的江南小镇
两点三点飘着雨
依稀初遇那一天
在多年以前

从北方到南国,再往诗里画里的水乡

一滴雨声惊起所有往事
在油纸伞上
轻轻剥啄

木渎船歌犹在耳边

又走进元人小令里熟读的
小桥流水人家
沿着木栈道
寻觅你常提及的一木一花
还有——陈旧的
江南味道
这是六月,多云的午后
你是桥下凝碧的河水,年复一年
将浮躁的心淘洗得
清澈透明……

岁月静静流过

似细沙,自指间
不顾而去
当年那些清晨与夜晚仍在扉页下
醒着
第七页的雨天一如江南
隔着曲曲折折的栈道
隔着红尘这撩也撩不开的珠帘
你在依约钟声里站成一帧清晰的风景
我无法似一卷微醺的风
自你身侧经过
又若无其事

5


沙粒在脚下娇嗔

木栈道会意地应和
远来的鞋不敢轻易落下
怕错了节拍,乱了
一曲弦歌

(不要担心,再经过拥挤的渡口

热闹的水巷
我们就将到达染坊,古老
手工的染坊……)

6


“能不能把心的一隅留给你

你是我生命中最动情的诗”
想起《诗简》第一千零一页
泪水已凉凉滑落
装作端详水边那丛菖蒲
而水面
雾色薄薄的迷离
一如你润湿的鼻息

经年的脉脉与默默真的

需要一个结局?
真的可以把那一年那一月那一天
那一刻
留在江南——梦里的江南
然后转身离开,不再
回头?……
近旁,船娘一声声催发
芦苇顾影自怜
而草木本色染坊已远远在望

Ⅲ  乌镇蓝


1


数番折转之后

随人潮,来到蓝草学堂
朴拙的小院稍显陈旧
扑面的风里,糅进淡淡药草香
那只有田园诗里才有的幽雅
在院子里那棵瘦瘦的石榴树上
安静地盛放

2


或许,该有一块乌镇蓝

于是我向长者谦恭求教
他满是岁月刀痕的脸上浮起一丝笑意
就像枯槁胡杨枝上一芽新绿
就像戈壁烈烈风沙挡也挡不住的夕阳
许是习惯了喧嚣
习惯了众多猎奇的眼神
环伺周遭
一张桐油纸铺在案上,他
执刀在握——气定神闲
俨然对阵高手
空气顿时剑拔弩张

“用心为上,用力次之

刻板需打通,”刀起又落,纵横往来,他说
“心不到则力不及
力不及则运刀迟滞
突兀棱角是一切努力的终结——”

为什么,这些字句

以平凡的语气开讲
竟使我心底又掀风浪?
为什么,像潮水
就一浪浪在堤岸回响?
现在,让我整理一下思绪
继续聆听。他不动声色的讲述
而藏在角落里的那根神经
却莫名——悸动!

“来,我们要为它上浆

碱性的石灰粉可以定型
而磨制的黄豆粉粘合更牢固。”
当一块棉布铺展案头
刻版覆压其上,那老者
如是说

午后灰白的日光正在院子里徘徊

风轻悄悄溜进屋子
“上浆之后要阴干,这需要耐心去等
再好的阳光都是
无法弥补的裂痕——
“然后,将棉布镇一下
用一池清水。”他带我们走进另一间屋子
在池旁继续演示
“最后,我们来染色
这是制作过程中最重要的一环——
板蓝根发酵的粘稠汁液
是上色最好的染料,尽管它的味道
或许并不太好,”他看了看皱着眉头或掩着口鼻
的看客,继续说
“浸泡上色一刻钟之后,取出
晾干,让它氧化半刻钟
再浸泡、取出、晾干——
颜色一次深一点
七至八次之后,一块你独有的乌镇蓝
就功德圆满……”

3


一切原本都需细心经营

只是我们常惦念远方甚至不可及的风景
把窗前盛开的小雏菊忘在角落
并且一再为痛苦容忍幸福的流失
就像怀着乌镇蓝的梦
却忽略甚至禁止一切反应的发生
我们自囿于一根锈蚀的琴弦
固执地将自己定位成汀兰,迷信楚辞里
不染尘俗的馨香
于是,纠结岁月波折
迁怒飘飞的雨吹过的风,我们
把理不清的悲喜归咎虚渺造化
岂知氤氲江南水墨
剔透如一樽青花
冷眼浮世繁华

4


穿过方正的小院

豁然一亮,眼前
木架林立
守住一匹乌镇蓝
即使风一再撕扯

老街是一首长调沿河

徐徐吟哦
乌镇蓝则因风摇曳一帘江南旧梦
昔日女子的惠质兰心
便缤纷似蓝花布上的花花草草
我的心呵也轻轻摇荡

Ⅳ  幽巷


1


走过古镇狭狭的小巷

就走进了一支晚唐小令
走进了明清

青石板参差如琴键

被岁月被风雨被千百年来
的屐音反复打磨
阴霾的午后
敲不响一枚完整的音阶

沿街店铺肩并肩

挤在一起
门楣与窗棂彼此对望
隔窄窄一条街
如隔一湾溪流清清浅浅
浮雕图案配几笔秀气书体
老招牌静静诉说着
那些湮没的传奇

莬丝子垂帘当风

绿萝在整面墙上写满生机
而芭蕉攀着矮墙
看墙外行人来来往往

忽然  一弦急雨

嘈嘈切切
远远近近唤醒尘封往事

2


独坐窗前

小店的方桌、油灯、茶壶
还有临窗那盆小苍兰
洗尽俗世铅华
连骨子里都安安静静的
不闻絮絮与喋喋
也许就该这样安静下去
心熨帖在清净的角落
坐老潮湿的午后……
哭也无妨,毕竟
异乡不见得偏遇故人
只须将纠缠的悲欢
连同仍有丁香味的词句一并
沏进杯盏中
慢慢啜饮

茶灶的款款水声

窗外的绵绵细雨
河面上升起的暖烟
甚至涩涩往事
悄悄融进掌心
这一盏清芬里来了

3


只是,终究不能将片片浮云

一眼望开,终究不能
洞彻因果从此释然
花窗外过客匆匆
人声如潮一波波涌上岸来
小店茶香正浓
柔和的光影下,我
速写一帧《秦风·蒹葭》的背影

再望时,雨歇了

青石路上的雨渍是不及拭去的泪痕
扉页下满纸都是我们剪不断的情丝纠缠

午后,徐来的风

唤醒了檐角的风铃
在临街的窗前,沏一盏清茶
静静读我们的旧事
以一种坐忘的表情

4


也许无须一醉

据说甘醇如三白亦淡不了
相思滋味
倒不如听对街铮淙琴声
断续,细细斟酌
爱,是什么颜色
情,是什么节奏
以及浮沉一波忘川
会不会
封印多风雨的曾经?

Ⅴ  昭明书院


1


向西,仍沿巷子向前

那里是个有故事的地方
据说,千载之前的抑抑扬扬
今天,仍在廊庑回响……

2


三十卷泛黄的邀约

一页页催我
不远千里,跋涉而来
穿越高山大河,穿过
纵横阡陌——
巍巍一座牌坊
赫然眼前
四百年星移物换
万历以来的诸多风雨
斑驳其上
只是,南朝衣冠无觅处
热闹门庭内不闻书声朗朗
几株老树隐隐一声喟叹
晚了,一晚就是
一千五百年!

3


然而,逆岁月之河

我无意听取莺啼千里
亦不问水村山郭招展的酒旗
今夜风向何去
我只为那一部厚重的大书
那部大书中一首佚名的


4


不知道这江南的风

是从何处探得消息
我刚把扉页翻开
她便皱缬了碧绿的池水

千载之下

那一页
雪浪千叠  澎湃
澎湃……浩渺成十二万光年才能横渡的
耿耿星河

水之湄

是一泓冰冷的月光
是青葱过
又华发萧萧的
蒹葭
是支离破碎的
新月的影子
和一首
满是雾色的诗

水之湄

即连数点萤火都是寻觅的
眸子
望向烟波
  深
       处

5


怎么会呢

当泪水一滴一滴
滑落
在半掩的花窗外

竟是那个
被风涛搁浅此岸的
歌者。罢,梅子刚熟
这场雨来得正好
且举杯
完成千年这一醉

6


于是,把书阖上

隐隐涛声
终于飞泻而下
挟带着种种前尘
般般往事
沦陷最后一根壁垒森严的
神经

Ⅵ  雨读桥


1


但咫尺与天涯哪一个

更远,《古诗十九首》
没有答案
走过花灯铺
昭明书院还有《文选》都
留在雨读桥那边

2


是前生注定,还是

偶然
雨读桥上,我们
邂逅。隔着碎碎波光
一尾路过的红鲤窥见:
你执伞独伫
如一朵初开的山茶
倚栏兀立
我是一茎旁逸的虬枝

我知道,你从湖畔来

眸子里还留着
湖畔野花那抹幽幽的


3


都讲好不追我了,你说

这江南的雨不守承诺
从秦淮河畔跟到茫茫太湖又
翻山越岭
一路跟我到这枕水人家——
曾洇湿朗朗书声,这雨
曾落在窗外郁郁的芭蕉上,这雨
曾溅起满院寂寞,这雨
曾哭红远远的黎明……
这雨,依稀去年,我说
歌楼听罢,红烛泪过
梧桐树上吟成一曲相见欢
记忆里冷冷秋着
酒醒时,盈盈一滴
自弯弯月眉落了

泛黄的诗简总也

拧不干
才翻到第七页就洇湿了
整幅水墨江南
……

(此刻,雨声淅沥

在油纸伞上纷纷滑落……)

也许,这一场江南雨

是为我们下的——
你眸光过处,我旁顾佯作不知
那些彩排了许久的桥段
逡巡踯躅寻找入口,而情节
不肯按部就班
所有精心的设计瞬间解构

我是没有部首的生僻字,是桥畔

一丛红药,因白石道人一阙新词
在线装书里
寂寞地开着

荇菜和水罂粟在岸边偷听

传播一些粉墨后的消息给懒散的风
给萍蓬草,给水葫芦,还有
始终躲在梦里的睡莲
让我以一种无可挑剔的方式,一个
无懈可击的话题
轻轻地,就这样
轻轻写下第一行

4


我问你江南雨中是否有诗

你看桥下流水
没有回答。风也湿了
连你微蹙的眉
也许,不该谈诗,似乎也不该
同你谈《昭明文选》
以及那十九分之一的痛

只是总不能这样

句句不离天气
一直站成桥上的风景

且在岸芷与汀兰丛中伫足

让我陪你
看那风
如何将纠结的涟漪
一一
打开

Ⅶ  秘语:月老祠


1


沿通顺河北行,我们在喜鹊湖

折向西,那里是翡翠漾
小小的土庙危坐着
他们说,那是许愿的地方

2


当褪色的木鱼一声声

敲进心底每一处角角落落
我们合什  焚香
在肃穆又不失喜庆的月老祠

我们合什  在月老祠

锈迹斑驳的铜炉静静立在
面前  浮雕的祥兽
与我们一样目不转睛
看香烟袅袅升腾
看灰烬寸寸跌落

3  


sideA


这时,心是失手坠地的

镜子
鳞鳞片片都是再也拼不拢的
往事

悲欢不甘自囿

每一个预设的结局
都是死结
所有伤口隐隐作痛

难道,爱只能随渐黄的木叶

无声飘落?难道
那一点点美丽就注定
伤痕累累?
难道你温软的唇必须拒绝
轻柔耳语必须陌生
连你掌心的微凉也必须阖进记忆?

我该做些什么呢

当爱寻不到一个角落皈依?

sideB


那时我们还年轻

一如新发硎的锋刃
恨不得将所有的阳光集结

所以我们都不留心岁月变迁

都把自己定义成风的传奇
恣意穿行于清晨黄昏
寻一湖静水画我们自己的圆
或者摇落繁花似雨……
那时所有的夜色都可以释怀
所有的日子都可以入诗
不经意的吟哦
都可以是一曲动听的歌

只是

当每一瓣春色都陷入重围
每一次起航都搁浅于潮水
当雾霾从四面八方涌来
吞噬了那个夏天,还有
我,和你

在破晓前,你知道

有些什么本来就无法拒之千里
必须承受,以沉默
以一种超脱的姿势

我该做些什么呢

当爱不能栖息
在一隅潮落又起的泽国?

4


没有杨柳婆娑

没有蝉鸣恼人
也没有迤逦而来的远钟
而雨
却自顾落着
在江南在江南的古镇在江南古镇的廊下
落着
在蒹葭篇的插曲中

我们合什  熟悉的楹联

总不肯道破个中玄机
偶尔的对视中
我们读懂因果
而戒律仍在烟雾中缭绕着
最后一星裸红
以亘古不变的姿势
落下  跌碎了
所有痴想

Ⅷ  伞季


1


绕着翡翠漾我们经过

望津里,露天影院、书场就出现在眼前
那里,咸宁桥边
正盛开一朵朵油纸伞……

2


嘭的一声

把断桥烟雨撑进午后
慵懒的阳光
风在千丝万缕雨弦上
轻拢慢捻
那桥畔第一枝红药
许是指尖未及试干的血
而木讷的许仙眼里再容不下什么了

再容不下什么了

撑开是俗世悲欢纠结
收起是斑斑泪痕
千载之下犹未风干

许多故事  在桥边

结局。相似的太阳雨猝不及防
荷叶上剔透着谁的名字
层层涟漪之下
鱼儿们
唼喋又是谁的消息

把自己站成一支渴念

绯红的靥上,一滴雨水
自顾呢喃

3


而那把油纸伞嘭的一声

撑开  在千年以后
自千年以前

试着变换各种姿势

并不断撑开不一样的江南
倚门  临水
凭窗
或者转身秀一帧背影
偶尔让江南的烟花春雨以及
长亭短亭
旋成一道七色的虹

可惜雨声吝啬得两点三点

这巷子又熙来攘往
紫色的碎花长裙还留在客舍
否则就可以诠释一代人的江南记忆
然后再藏进
厚重的扉页之下
忐忑心情也渐渐
洇成整条街的黄昏

4


恒丰老旧的木匾

还有不远处横卧碧波的咸宁桥
都似相识——这合了又开的油纸伞
莫被记成三月的桃花……

Ⅸ  花田


1


还是去花田吧,去看勿忘我、薰衣草还有

夕阳。待茶香散入风中
戏台仍旧空荡,你说,去花田
温习我们一起走过的街巷

2


经水市口街,又打穿越来的民国走过

沿河向西过迁善桥折向东
我们经福安水巷走进花田
此刻,月正淡淡立在一角飞檐

从薰衣草到一池夏荷

到田埂上那些不知名的野花
找不到一朵他们承诺过的勿忘我

白塔剪影于众树之外

一面是夜色抑郁,一面
是夕阳昏黄
三两灯火张开惺忪的睡眼
怕是你秋千上飘落的笑声
把它们吵醒
夜色闻讯从八方围拢
筑起忧郁的宫墙

我们都不愿割舍

即使情是偏得,爱成奢享
当季节周而复始当
人们固守藩篱
删刈所有过墙的枝桠
所以,不得不将参差的诗行
藏进扉页之下灰尘之下
任不解事的蠹鱼们饕餮饥肠,直到
被岁月漂洗得变脆,发黄——

3


现在,我们走过花田

向西是白莲塔暮色中正襟危坐
向东晴耕桥望着雨读桥是我们的归程
望着你,之后的故事
会不会又是一阙新词风情万种
在纷扰红尘教人欲罢不能?

浮生若梦

诱我们拾取一沙一砾的悲喜
留连千头万绪的牵缠
却忘了还有一份永远早已郑重许下
叫我们不要接受
错过一痕绯红远霞的忧伤
所以先淋湿整片晴空?

4

还是西去,那里有乌镇最美的古桥风景

我们在那里登船
互傍的石桥直角相向,这里
你望见我,那边
我在你心里——离开花田
我们就选择那里将一切阖上……

Ⅹ  夜航


1


就摇着

这样一只乌篷船
摇到天涯去

桨声咿呀

摇碎一河幽梦
笙歌高低
牵动几许闲情
举目时
缤纷的
是两岸灯火
明明灭灭

2


今夜

摇一只乌篷船
在雨后初晴的星空下
浮浮沉沉
留一波音符
颤动在水面
河那头
一出才子佳人戏
正酣然上演

3


千年了

千年的细雨斜风
吟瘦了离合悲欢那故事
记得么?
为何坐在船头,默默
远望
眸子里满是闪烁的星光

蓦地跃出水面

一尾似曾相识的鱼
完成规定动作后
便华丽入水
溅起的水花落在
舷边我们握在一起的
手上
夜,真的好凉……

是的,最后还是不能拒绝夜色

即使整个下午
乌镇都在读你的身影
你的笑语
你的屐音仄仄平平
夜之后呢
日子又会以怎样的形式开篇
纵然
把一天与千年等长
也终须靠向
灯火阑珊处那静候过千帆的


4


就这样摇着乌篷船

在两岸灯火的顾盼中
在楼头苍白的月光里,缓缓
前行。不想惊扰你的沉默
怕最轻柔的声音也会泄露天机
最后连你软软的气息也陷入夜
的重围
于是,因你的侧影陶然
在乌篷船上拈一朵你钟爱的榴花
等你
从烟波中回眸

5


就这样摇着乌篷船

在西市河上
桨声舒缓
舷边是古镇繁华的旧梦
向两岸悠悠漾开

就这样

带走今夕的灯火
离别的歌
比梦还轻

Ⅺ  别江南


1


苦苦囚禁的情绪

终于轰然决堤
汇流成许多湖泊
岸,是蒹葭萋萋的颜色
水也是
风摇落昨天最红一朵榴花
哭了一夜
未及风干的泪水泫然于枝叶边缘
初阳下仍那样
剔透

当汽笛催发

再不舍的脚步也必须转向
莫在我耳畔说昨日的风景了
一天的旖旎,半世的牵缠
举杯时难道只能将惘然满上?
浮生奢恋,该放就放下
何不收起一纸素怨
留下些许洒脱与淡然
供小桥流水念想,并且试着
试着如何在这红尘中
将往事
推敲成一首无题

其实,因果早已洞彻

结局原本无言
纵然浮云名利
那些者也之乎却是风湿因子
渗入骨髓
未待叩响熟悉的门环
病关节便隐隐作痛
而雨
雨斜斜的
在巷子里
迷濛

2


只是这样挥手之后,从此

便山长水阔
岫云无心而山却有
罢罢罢,就让我目送那细草繁花
一路
随你到天涯

Ⅻ  开始


1


毋庸烦恼了

靠近车窗
乌镇渐远而雾仍未散开
就这样在流转的时光里保持沉默,即使
停留只是一瞬,而回首
回首却是整整一生

2


有些故事总是在结局之外

开始……

乙未年甲申月戊辰日,七夕,红叶书院。

丙申年丙申月癸亥日,七夕,二稿,红叶书院。
【收藏此页】    【关闭】    【本有评论 1   条】
推荐理由:
具有中国特色的画卷,真情流淌的诗句,热爱的情怀,引人入胜。
江东心音
加精理由:
一次停留,引起今生无数次回首。
江东心音
文章评论
江东心音 评论 (评论时间2017-2-2 10:16:54)  
水墨画一样的诗句,爱恋的情怀,赞。 
在线评论
  账号:   密码:      
验证码:        

诗赋绽芳蕊 今来觅知音
关于我们  |  走近诗赋  |  入网须知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中国诗赋网    Copyright 2008-2016   zgsh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8105916号
中国诗赋杂志投稿邮箱:sunwulang@163.com
联系人:轻盈     QQ:418193847、1969288009、466968777     QQ群号(点击链接)     电话:13904051309     E-mail:sttsty@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