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会员姓氏检索 :
                  纪实文学
本栏所称的纪实文学,是指借助个人体验、或使用历史文献,以非虚构方式反映现实生活或历史中的真实人物与真实事件的文学作品。它必须以真人真事为基础,可以有一定的虚构性,但对虚构还有一定的限制。
                  本版编辑团队
本版主编:暂 无
主编寄语:朋友,欢迎关注本频道,还犹豫什么?请让你的键盘,借助你的才华,在这里倾诉你的心灵吧!
本版顾问:
本版编辑:
                  本版精品文章
                  文章信息
当前位置:  小说故事  >>  纪实文学
儿童队长
文章来源:习作        访问量:204        作者:方人也        发布:方人也        首发时间:2017-3-2 6:56:07
关键词:中国诗赋网
编语:
儿童队长
   我大概在十二、三岁的时候,当过几天的儿童队长。
我记得在那一年的暑假里,台风暴雨来得早,来得猛,长在老沤田里的早熟水稻没有完全成熟就大部分被风雨压趴在田里。趴得厉害的田块像是被磙子碾过一样,稻草开始腐烂,稻穗开始长芽。这就增加了早稻抢收的艰巨性和紧迫性。大人们起早贪黑地抢收就不必说了,老人们也上了场头去帮忙。只有我们这帮无忧无虑的孩子还没有投身到抢收的行列。
哑巴安子的父亲徐在新时任生产队队长。他看到正在玩耍的我说:“国美,你过来,我对你说件事。”
   我问:“什么事啊?”边问边向他靠过去。
  “这样吧,今年集体庄稼遭灾,抢收任务很重,你能不能把小朋友们组织起来帮助抢收!”
  “我不会割稻呀!”
  “不会割学么,又不给你们分派任务,你们能割多少是多少,割多割少也是帮忙啊!”
我说:“行,我就试试!”
   组织儿童队的事情就这么敲定了。我在庄上兜了几圈,圈起了五个人。这五个人年龄都同我相仿,也都是我的朋友。除了我,还有四人分别是:小元子(施国明),黄毛(施国珍),巧英(施巧英)和三子(陆小妹)。是两男三女的组合。我们在一起,还玩过过家家的游戏呢!
长大后我们都分开了。小元子先后任过生产队会计和多年的队长,小时候,他聪明,调皮,怕吃苦头。黄毛和巧英长大后都嫁到了外村,她们都嫁到了普通的农家,成了普通的农民,但她们都是生产上的一把好手。三子嫁在本庄,丈夫是退伍军人,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儿子留在家中,一个儿子入赘别户,家庭达小康,三子早享福了。现在,我们偶尔碰头,彼此都是挺客气的。
   第二天,我们儿童队早早来到了田间,大人们到田不久,我们也就蹦蹦跳跳,哼哼唱唱到达目的地了。我们学习割稻的第一关就是学习打腰子。本来我也不会打腰子,是我在接受任命以后,才缠着老祖母教会我的,说会,其实还不太在行,打着、打着就打错了,自己都“驴”起来了,还怎么教人呢!直引得小朋友们嘻嘻哈哈笑个不停。这时,老队长赶了过来,一边鼓励我们,一边教我们打腰子,这才给我解了围。第二关是握刀的姿势和两手、两腿的动作配合。幸好我们都割过草,还有点基础,动作要领也容易掌握,再说割的是趴到地的倒稻,想练快割也无法施展手脚,只能像割韭菜一样一把一把地慢慢割。
   太阳慢慢露出了圆脸,正在退去的红霞通红得似炉火似的,开始灼人。满天的海鸽子横行霸道,时不时地钻到人身上咬起来,扰乱人心。这家伙赶也赶不走,挥也挥不去,我们这班小朋友们还从来没有尝过这种滋味,一个个烦透了。学割稻的兴趣大为减弱。
   小元子说:“躲一躲吧,这海鸽子真会欺侮我们小孩。”
   他在动摇军心了,我不能听之任之,但也不好同他顶牛起来。我就劝告说:“海鸽子大人那儿肯定也会有的,不过大人不买这东西的账,忍一忍就过去了。再说,这东西,也就是闹腾一阵子,太阳一升高,它就无影无踪了。”
   三子说:“我们才下地这一会儿就休息,大人会笑话我们,说我们没用。”
   我说:“我们才第一天干,应该干出个样子,也好让大人夸夸我们。”
军心终于没有动摇,我们又坚持干下去了。
  “啊呀,啊呀……”黄毛突然惊叫起来。
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赶紧到她面前问:“什么事?别慌!”
   “蚂蝗,蚂、蚂、蚂蝗!”黄毛指着自己被蚂蝗叮咬的腿。我们家乡原来有一些一年只种一熟的老沤田,这种田地终年不脱水,一种遇人就叮,吮吸人体鲜血讨厌得很的蚂蝗多的是,小孩子最怕了这个了。
   “别怕,这没有什么好怕的!”我边说边给她用手捉住蚂蝗硬拽下来。对待蚂蝗的最好办法是用草棒子顶着它的屁股把它整个儿翻到草棒子上,我边做边说:“你们看,这没什么可怕的,我把它翻了过来,它还能怎么样呢?”我再一次稳住了军心,小朋友们又开心地割起稻来。
   太阳升到半空时,把云朵也晒得躲藏起来了,太阳火辣辣地对付着我们这些个小朋友,一张张脸变成了大红缎子,一个个汗湿的衣服像是刚从河里爬上岸一样。我把大家领到树荫下休息纳凉。趁这个机会,我给他们讲了刘胡兰的故事,还给他们讲了他们最爱听的西游记故事。我讲得有声有色,他们听得津津有味。
   小元子问:“刘胡兰,那么一点大就参加革命了,还为革命牺牲了,这是真的吗?”
我说:“当然是真的,毛主席还为她的牺牲题了词呢,毛主席的题词是‘生的伟大,死的光荣’,这课本上不是写着嘛!”五个人当中,只有我们两个男的上学,三个女的一个也未进学校门。
黄毛问:“孙猴子一个跟头能翻十万八千里,这是真的吗?”
   小元子说:“这肯定是假的,他哪能有那么大的本事?”
   巧英说:“我听我大大说,天上神仙个个有本事,孙猴子也是天上的神仙,他那本事也是神仙教的。”
   我说:“我说的是神话故事,不是真的。”
   三子问:“什么叫神话?”我的这些故事也是从巧英的大大我的堂老老那儿贩来的。这个老人身世凄惨,儿媳过早去世,抛下一个孙女要他们抚养,他本人在外面闯荡时受人陷害还坐了几年牢。他的满肚子的故事,就是在外面闯荡时听来的。农闲季节,一到晚上,他的身边就簇满了听故事的人。他的故事、笑话特别多,天天讲也讲不了。他的故事、笑话说得有声有色,仿佛是他亲眼所见。他的鬼故事讲得你心惊胆颤,他的神仙故事讲得你异想天开,他的笑话讲得你捧腹开怀,他的荤段子讲得你听也不是,不听也不是。
要问什么是神话,当时我也闹不清楚,但又不能不回答。我就按照我的理解回答说:“神话就是一些鬼神故事呗!”
   第一天下来,我就感到腰酸背痛了,右手还打满了泡,攥住刀柄疼痛难忍,闲下来还是一挖一挖地疼,直疼到心里去。第二天晚上回来,我已经疲劳得一塌糊涂。走路少了蹦蹦跳跳的劲头,少了哼哼唱唱的心气。躺在床上,床铺也不让你安生。膀子、腿子放在那儿,怎么个放法都是个疼痛。累得像一瘫子泥,翻个身,心里光想着,就是个懒得动。一觉睡过去晕晕乎乎的,不知不觉天就亮了。我是队长再苦再累也不能打退堂鼓,我要是一泄气,我们这个儿童队就散了。草草吃过早饭我就一家一家去喊人。
小元子家就在我家间壁,我到他家时,他还没有起来。我喊他时,他懒洋洋地对我说:“我起不了啦,就饶了我吧!”
   我说:“不行啊,眼看这块地今天到晚就能收结束,你不去,我们就难完成啦!死活就是最后一天啦,再怎么累,也要把这一天坚持下来。”我软磨硬磨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他从床上拖了起来。
   另外三个女孩子见我们没有动摇,也知道干事情不能半途而废的道理,就拖着疲惫不堪身子,向田间走去。为了活跃气氛,减轻疲劳,我就挑动他们,开展唱歌比赛。我和小元子先唱,我们把在学校学到的歌唱给她们听,她们把在大人那儿学到的秧歌唱给我们听。大家比着赛着,情绪就上来了。好像疲劳也被赶走了一些,割稻的速度也明显快起来,本来很难在当天完成的任务,我们在吃晚茶时就把任务完成了。
   这块地只有三亩多,我们五个人整整割了三天,战绩并不怎么样,但他的意义远远超出了割稻本身,我们在人生的最初起点经受了一次吃苦耐劳的磨练,也受到一次集体主义精神的培养。我在二OO二年十二月回忆起这件事时,写下了一首《渔歌子》:
日出东方霞满天,童男童女动刀镰。歌比脆,笑争甜,泡扎两手不曾言。
【收藏此页】    【关闭】    【本有评论 0   条】
文章评论
目 前 还 没 有 此 文 章 的 相 关 评 论 信 息 !
在线评论
  账号:   密码:      
验证码:        

诗赋绽芳蕊 今来觅知音
关于我们  |  走近诗赋  |  入网须知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中国诗赋网    Copyright 2008-2016   zgsh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8105916号
中国诗赋杂志投稿邮箱:sunwulang@163.com
联系人:轻盈     QQ:418193847、1969288009、466968777     QQ群号(点击链接)     电话:13904051309     E-mail:sttsty@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