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会员姓氏检索 :
                  日记
本栏所称的日记,是指作者对某天发生与处理的事务或观察的东西写下来的记录,一般为能体现个人活动、思考或感觉的文字。
                  本版编辑团队
本版主编:惜若
主编寄语:散文是融汇了作者真诚个性及深层人生意蕴的文学样式,表达方式自由洒脱,其本质特性是形散神凝。
本版顾问:
                  本版精品文章
                  文章信息
当前位置:  散文日记  >>  日记
爱人日记(02)
文章来源:原创        访问量:8577        作者:谭长征        发布:幸福群岛        首发时间:2010-8-27 11:02:00
关键词:爱人日记 幸福群岛 谭长征 远行 咏心
编语:

5月26

早上起来光场(注:农村麦忙时为了碾麦子,而将一片场地平整后,撒上草木灰,用碌碡来回压光叫光场),匆匆吃饭下去取奶。中午时分在路上碰见祝瑞德(三队队长),(他说)吴新利(注:我家对面那家)又找茬,说什么(我家门前的)椿树占了她的场要伐掉,另外三十公分为三(山)墙,院墙给不给随便。真气人(还要我同她商量),有什么必要呢?再说她同后邻合伙打架一事,我至今还没有解气。不过同婆他们说了,都说没必要,随她去。

6月6 阴(注:又有十天没写日记,肯定是收麦子累坏了)

早上吃过饭便去滋水寨信用社,看汇款是否到了,结果是没有,只好打道回府。现在庄稼已收完,大块地也已种完,只剩下对面梁上的小块地。天一直不放晴,麦子堆在家里也不怎么好,真没办法。也不知怎么搞的,电汇怎么还不如邮局汇款来得快,所以应该写信问一下。

6月7

婆有些发烧,又眩晕,我劝她去看病,她只说医生配了点药,也未打针。我再劝也无用,只好由她。前两天牛进学在晚间脑溢血而亡,他不过五十多点,正值年轻。我心里很难过,不由想起我的父亲,只想流泪,痛哭一场。(注:岳父因多年家庭不和,于1987年自@尽而亡,享年41岁。随后不久,岳母终于如愿以偿地出走,跟了西安一位工人,撇下了三女一男。妻子为大女儿,多年来目睹了父亲的苦闷和艰辛,母亲的自私和虚荣。从此以后,她和母亲势不两立。)

6月8 阴转多云

其实,那天我在地里割麦,没有接到他的电话(注:当时我是在广东用路边的电话,打到村里商店,叫她来接),真可惜。我真想他,可又无法对别人说,真难过。有时我真想不通人活在世上是为什么,有那么多的苦恼、忧伤,又有悲欢离合。如果无钱难生存,为了钱,人们往往不得不倍受(备受)相思之苦,生离死别。我还有孩子们相伴,却少不了孤寂,何况他远在千里之外,孤独一人,其苦更难言。我真祝他事事顺心,身体健康。(注:读到此处,我受的所有的苦都值了!)

6月9 阴转阵雨

今年真奇怪,六月原本是艳阳天,现在却一直阴沉沉的,让人心烦。麦子见不到太阳,尽管在家畅晒,却也有些变霉了,真是的。

中午二姑和姑父来了,婆上来叫我和孩子们。因为这两天娘在害气,我不愿搭理,免得受辱,所以早上种完地,便和孩子们回家吃饭。如果不是二姑来,我真不想去看娘的脸色,听她嘟囔。中午吃米饭,二姑带来很多菜(注:二姑家建群种菜,在县城和周边集市卖菜,所以常给我们这些亲戚带来不少菜),正好用上。饭后同二姑闲聊,她走后一直和婆坐到天黑才回家。

6月10 阴转多云

早上又去滋水寨信用社,还是没有(汇款),真急人。回来去贤明家(村长),顺便问庄基之事,他同意,需4200元。现在急需同他说说,于是在守俭家打电话,接电话的说他没有上班,于是我让她告诉他给家里打电话。晚又去打电话,还是出去了,不知他怎么搞的,一天到晚干什么,有时却一直找不到他。不知他发生了什么事,会辞工或被炒,我真不敢想,但愿明天会接到他的电话。难道今年就这么不顺,会发生什么。

6月11

今天天气真好,现在如果下雨也不用担心麦子坏了。想了一夜,早上做好饭便去找成前勋(注:小妹夫)借钱(就算碰运气吧),结果不错,说让回心去取钱(今天他家碾麦很忙,下午没有希望)。回来又去找新村(也算碰运气),因为同他打交道时间不长,不过他满口答应还真没想到,他说你晚上来取。婆又借了三百,钱几乎凑够了。不过我真的不知道我这么做是对是错,是否能够成功,我心里没一点底。是否能拿到一个称心的庄基还真难说,边走边看吧。也不知他怎么搞的,不见信也不见回电话,他到底在忙着干什么呢?我真不明白,我到底在做什么。我现在很乱,却又找不到他,该怎么办呢?

6月12

早上又去找成前勋,据回心代(带)话,他似乎有些后悔不愿意借钱,故意磨磨腾腾(蹭蹭)。我真有些不愿要了,不过他答应过的,又不好反悔,再说我还表示愿意给他付利息(大约十多块吧)。现在钱已凑齐,晚上去找贤明,他说要不你先交,我再同驻队的商量,我又缠着他打了收据,闲聊一会便回家。下午时分,寒烟同他同学一起回家取风扇,看那小伙子也挺不错,瘦高个,长得一般,听说老家是洛南的。

6月13 晴转多云

连刮两天风,麦子也晒干了,下午收拾干净,从房顶放下来,也算忙完了。只是这两天心里不踏实,怎么也不见他的消息,那天晚上打电话,里面似乎有人说她已离开厂了。但愿这不是真的,可从种种迹象来看似乎又有可能,他到底在干什么,真急人。(注:说实话,我的日记不在跟前,我也不知道当时在干什么,好像我的受伤在这之后,七月份以后吧。她也是,难道不知道我和同村的杜边城在一个单位,还有我的堂弟鸿波,为什么不叫来他们问问?她可能是急糊涂了。)

6月14 阴天

这几天例假过后,连续几天白带夹赤,腰酸痛,我知道大概是上次宫颈炎没治好,如今又犯了。怎么办呢?看吧,还需几十元钱,家中所剩不多;不看吧,人要受罪,又怕落下什么后病(后遗症)。真难,怎么会这样?不过,这也是常(见)病,治治便好了。只是这两天心烦,他又无音讯,真急人。

6月15

经过两三天刮风,终于下雨了。我寻思良久,还是决定打电话。在守俭家打,挺顺利的,一拨即通,还答应晚七点回电话。不到七点我便在那里等,闲聊了一会,电话就打过来。我只是简单告诉他家里急需钱,他说只能等发了工资再借一个月的凑够四千元寄回来,再去查询一下汇款,只能在星期天。这下我便放心了,再无顾虑。

6月16

今天烟云来家,同去玩了一会,赵霖来接她,便只好回家。她家里生意挺忙的,实在走不开,不过,她还真有福气,如此结局已不错,不像我们整日为了生计、房子而忙碌。人有时也真够可怜的,究竟忙来忙去,为的是什么?唉,人活着真累。

6月17

我心里很明白,他一定不愿意盖房,认为只要有处住就不错了。其实,我一直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不过为了我们以后,我想另盖一院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房子。再说,(现在)这房子质量不好,不是我心中所想,不知他是否会明白我的心。

6月18

这几天孩子可以说许多话,我很高兴,只是他们越来越捣蛋,整天翻东上西的,让人不得有片刻安宁。在别人眼里都挺羡慕的,因为我们有三个儿女,这是别人所求而不可多得的,这也是我们引以自豪的。谁会想到我们会如此有福,虽然是大人累一点,不过希望倒是更多了一份。

6月19 晴转多云

昨天收到他的信,似乎余怒未消。虽然我也有许多理由可以反驳他,唉,算了吧,只要他能坚持(守)阵地,已属不易,何必再去烦他。其实,他也挺可怜的,只身一人在那么遥远的地方,受苦受累,备受孤独的煎熬,能比我在家好多少,还是不说为好。

6月20 晴转多云

早上去地里锄地,到约12:00左右回家。大姑回来了,听说姑父和寒春刚走,没见着,甚觉遗憾。大姑叫来小姑、回心,再加上盼心和我们几人,一大家闹哄哄的,让人感觉心烦,难怪娘一家人不大高兴,管他的,难得一举(聚)。后来盼心回去摊煎饼,这边蒸凉皮,我负责看小孩,也够忙活的。大姑回来带了衣服之类的,逐一分发,幸好拿得多,否则还真发不过来。我得到一件夏天的衣服,这也是大姑给我的唯一一件上好的衣服。至于孩子各得其一,盼心还闹意见。

6月21 多云转阵雨

预报是多云,约4:00下起了雷震(阵)雨,雷声隆隆,怪吓人的。吃罢饭下去,同姑和婆闲聊,大姑害怕(我们盖新房后,现在的)房子卖不出去。这倒不是我所担心的,只是我们还要再苦几年,把二层楼房和厨房一并盖起,收拾好(包括地面、锅灶、门窗、线路等)。这是我的心愿,然后再把这边的房子卖出去。如果盖房花四五万的话,房子也该卖二三万,估计不会有多大的出入。不知他的想法如何?

6月22 小雨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心也阴沉沉的,犹如一把黑色的大伞遮着阳光,压抑得让人透不过气来。

6月23

由于雨下得大又多,所以屋里又出现漏雨状态,雨水由裂开的(楼)板缝和两个介墙的缝隙里流下来。所以我一直害怕下雨,这更增加我的信心,必须拥有属于自己的房子,当然一定是要收拾好的,下雨不用担心。

6月24 多云

今天已星期四,如果按他电话里说的,至少在下星期一最迟星期二,钱和信就可以回来。不知他问有关电汇的事怎么样了,真急人。也不知他对买庄基是何看法,反正事情已经办了,再不同意已成定局,耐心等待,会有好消息的。

6月25 晴转多云

村里发生一件杀人案,赵西胜杀死了永章(村里人读作zhang二声,意为很猖狂)。谁让他(永章)喜欢打人,再说派出所已处理过,他们一伙又打了人,却又二返身去了书生家,(还)想打人,却遭了杀身祸,活该!

6月26 多云

村里一直都在议论这事,也不知处理的结果怎样,人们都在静心观看。这几天忙着锄地,地里的禾苗不错,看来今年会有一个好收成,但愿。

6月27 多云

讨厌的风一直刮个不停,天也阴沉沉的。我的心也挺沉重的,如果没有差错,他的信和钱大概明天也该到了。不知他是如何想的,但愿一切如愿。

6月28

今天果然收到汇款和信(4000元),够还账的,新村1000元,金祥300元,成前勋2000元。这些都是买庄基时所借的钱(另外还有婆8000元),公购粮已收过,交了79.24元(62公斤)。还不知我的两份地如何处置,随便吧。

6月29

早上去锄剩下的地,约9:00多钟就完工,于是去五队找会计。今天天气阴沉沉、凉丝丝的,所以他一家在远处锄地,一直到十二点才回来。盖了章子,于是速去邮局(取)汇款,顺便带上信发了,去信用社问(电汇之事)仍是没有,真急人。

6月30 多云

不由多翻几次他的信,像日记一样,透着思念和关心。其实,我真的好想他,怎么说呢?人家夫妇形影不离,而我们却一年只能见一次,最多一月,这其中的苦不是任何人所能想象到的。

7月1 多云

这几天心情一直不好,却又不能说,唉,有什么办法,人活着可真累。再说他不在身边,我一点感觉也找不到,他在时,不知为什么会如此迷恋,需求如此强烈。总的说来,我们的夫妻生活还是挺不错的,还能彼此适应对方,找到能让双方都满意的图(途)径,比起一些人来说还算幸运吧。

7月2 多云

这几天又困又乏,浑身无力,只想好好睡觉,也好孩子们有睡午觉的习惯,这自然给我创造了机会,好好放松一下,日子过得挺不错。例假到了,才会如此。

晓烟下午从学校回来,她已经好长时间没回来了,孩子们都几乎不认识她。不过,一会便熟悉了,聊了一会,便回家。

7月3 小雨

终于下雨了,只是下的不多,似乎不够土地吸收。如果多下一点就好了,如果这样迟(持)续下去,收成会不错。

7月4

雨时大时小,虽说是好雨知时节,而我的心却沉甸甸的,犹如头顶盖了一把大黑伞,沉重地让人透不过起来。唉,人活着可真没意思,好累,好困惑。

7月5

看连续剧《夫妻冤家》感觉不错,里面讲了夫妻生活中的日常琐事,很平淡,不过却耐人寻味,不愧为一部好电视剧。

7月6 小雨转阴

心情一直不好,晚上孩子们睡着了,便又取出信来看。看了6月20日的日记,我的心不由激动起来。是的,去年春节回家一个月,虽然我们也闹矛盾,也还有许多没有沟通的问题,可我们毕竟过了一个有意义的春节。忘不了他的柔情蜜意,他的绵绵细语,他让人销魂又不可抗拒的诱惑……太多太多的日子,让人难忘。虽然在分别的那天,没有了恩爱,没有吻别,让人遗憾,送别的场面让人难过,不敢回头,只留下无尽的思念。别人都说“周末夫妻”有苦与乐,然而我们却不能做到,只能是一年一次相会,如同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