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会员姓氏检索 :
                  
                  本版编辑团队
本版主编:暂 无
主编寄语:朋友,欢迎关注本频道,还犹豫什么?请让你的键盘,借助你的才华,在这里倾诉你的心灵吧!
本版顾问:
本版副主编:
本版编辑:
                  本版精品文章
                  文章信息
当前位置:  站务活动  >>  
七律·怀念连复民(4)
文章来源:原创        访问量:1830        作者:岐黄学子        发布:岐黄学子        首发时间:2014-5-19 7:40:17
关键词:中国诗赋网
编语:
 

七律·怀念连复民(4)

岐黄学子

大难袭来笔未收,诗潮喷涌大江流。

剖心寄语辽河浪,瞑目思乡华苑楼。

宁信因缘求正果,何辞路远不回头。

连兄起唱诗千首,凤哕清音万曲酬。

【收藏此页】    【关闭】    【本有评论 5   条】
此文章已经被修改 1 次         最后一次的修改时间为:2014-7-22 6:02:48
文章评论
宇天 评论 (评论时间2014-5-20 16:48:36)  
作为祭文写的感人,人的一生有经历就行,不管是什么流星,亮还是不亮,都是一划而过,一闪即逝。
竹下幽生 评论 (评论时间2014-5-20 12:12:33)  
 

 一、连复民的简略身世

连复民的父亲叫连兴旺。在国民党的时候,曾任警察署官员。母亲也是大家闺秀。文化大革命时,其父被揪出,和地富反坏右一起被揪斗,挨过打,游过街。当时;地主四类都要被红卫兵揪去。带着高帽站在台子上,自己高喊:“打到连兴旺。”就在这样一个惊慌失措的年代里,连家过着惶惶不可终日的生活。

连兴旺有三个儿子,老大叫连福生,当小学教员;老二就是连复民,出身农民;老三,连福全,后来是个体经营者。由于成分不好,连复民虽然胸有大志,但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好在连兴旺没有人命案,平时说话谦恭和蔼,博得众人好感和同情。没有受到过多地挨打,很少有皮肉之苦。

连复民从小就看到了人间冷暖,世态炎凉。对于年纪尚小的他只能默默忍受,想刻苦学习,拼搏一把,出人头地。但是岁月的阳光很少照在他的头上,高考没有赶上,上工厂,又受父亲的连累。身不由己的出身,使他只好务农。过着举家食粥酒常赊的生活。后来年纪逐渐长大大,由于出身不好,只好和姓庞的修鞋匠之女结婚,成了家。对于充满生活憧憬的连复民来说,尽管全力打拼,可是他还是难改生活的贫困的现状。后来,有了孩子。不久又生二胎,都是男孩。岁月的刀割使他的脸上留下深深的皱纹。

其实,我和连兄一样,只不过我考个教书匠。何尝不是一样的贫穷,一生漂泊,浪迹天涯,坎坷人生。一次,我们几个诗友和作家,在我家阳台上,对酒当歌,吟诗赏月。当时,我和他开玩笑,说他似莲花高洁,和他的名字,并赋诗一首:

                        

马俊龙

连年卧藕无声悔,

                           复露峥嵘蕊绕鸿。

                           民举荷花迎烈日,

                                         兄词美酒一河情。
马俊龙 评论 (评论时间2014-5-19 9:35:15)  
 

感动天庭做诗仙

马俊龙 

惊悉诗友连复民逝世的噩耗,愀然作色,泫然涕下。顿足捶胸,颇感人生命途多舛。死者魂绕,活者断肠!

老连生前和我说过:如果我先过去,你可以为我写一篇祭文,不要夸大,不要缩小,实事求是。我知道你的文笔,能否答应愚兄?其言辞之恳,容颜之庄,令我寒焉。我莞尔一笑,深知自己才疏学浅,又不作为,难胜此任,并说他过早讲些不吉利的傻话,让人毛骨悚骇然。然而,如今,上天铸成此事,我无法逃脱,幸亏薛景春大哥有报告文学一篇,情辞恳切,堪为佳品。我不敢画蛇添足,自作聪明。但细细研读,尚感不全,为了补遗,了结此愿,今提拙笔刊文,以告慰逝者在天之灵。

                                              ——   题记

2014331晚,我下班后,隐隐约约地听到大民屯镇西头播放哀乐声,但我不知逝者何人。由于大民屯镇实在太大,东西狭长五六里,真可谓虽为一乡为异客,巷深相见不识君。由于我住在镇东头,所以,一般婚丧嫁娶,也不甚知晓。除非实在亲属或朋友,电话告知。否则人情淡薄两厢窥。有时,即使是相距不太遥远,也都在匆匆忙碌打拼中,擦肩而过。

43早晨六点。我刚要上班,就听到短信声,打开一看,是新民楹联协会薛老师发来的短信,告诉一个令我十分震惊的消息:我们尊敬的连复民大哥去世了。时间是331下午五时三十分,因心脏病在家中不幸逝世。

呜呼!悲哉!连兄——一位杰出的农民诗人,新民市楹联家,沈阳市楹联协会会员,辽宁省楹联家,中国楹联协会会员,就这样匆忙地告别众位诗友,草草驾鹤西行,怎能不令人悲伤?!我肝肠寸断,泪眼望苍天,内心万分愧疚,没有让我送君一程!!  

回想一个月前,我们匆匆想见一面,由于我到大民屯学校上班,一百来名学生等着我上课,只是草草说上三言五语。只听他说我的作品发表在《诗潮》上。并给我带来两本诗刊及稿费。之后就挥手拜拜了。我看他:鹤发银丝映日月,丹心热血沃新花。然而,这一次竟成了我和连兄的最后一面。如今想起此事,深感遗憾,扪心自问:为何不多看连兄几眼?为何不和连兄多言几句?为何不与连兄-------如今,这些都成为千古遗憾,令我痛不欲生!

临江仙.悼连兄

马俊龙

一介草民悲去已,华章铁骨柔情。

君兰沐浴九歌风。泪飞咽苦酒,箫断满涛声。

魂首离兮终不悔,鸢旋凝望河东。

曲樽梦里往年同。谈说幽怨事,谁解荷锄翁?

马俊龙 评论 (评论时间2014-5-19 9:18:31)  
 

临江仙.悼连兄

马俊龙

一介草民悲去已,华章铁骨柔情。

君兰沐浴九歌风。泪飞咽苦酒,箫断满涛声。

魂首离兮终不悔,鸢旋凝望河东。

曲樽梦里往年同。谈说幽怨事,谁解荷锄翁?

马俊龙 评论 (评论时间2014-5-19 9:13:14)  
写得实在精彩。感受薛兄对连哥厚爱及赞美
在线评论
  账号:   密码:      
验证码:        

诗赋绽芳蕊 今来觅知音
关于我们  |  走近诗赋  |  入网须知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中国诗赋网    Copyright 2008-2016   zgsh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8105916号
中国诗赋杂志投稿邮箱:sunwulang@163.com
联系人:轻盈     QQ:418193847、1969288009、466968777     QQ群号(点击链接)     电话:13904051309     E-mail:sttsty@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