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会员姓氏检索 :
                  长篇连载
本栏所称的长篇连载,是指对长篇小说等体裁的分期、连续发表。
                  本版编辑团队
本版主编:暂 无
主编寄语:朋友,欢迎关注本频道,还犹豫什么?请让你的键盘,借助你的才华,在这里倾诉你的心灵吧!
本版顾问:
本版编辑:
                  本版精品文章
                  文章信息
当前位置:  小说故事  >>  长篇连载
男奴(一)
文章来源:原创        访问量:10813        作者:卡萨布兰卡        发布:卡萨布兰卡        首发时间:2010-9-30 9:18:24
关键词:堕落
编语:
被诱惑的人性开始走向堕落

      奴(1)

吴克一直站在街口眺望着不远处那栋灰白的小楼,他觉得情况有些不妙。对于冰儿来说,他的话就象圣旨般从来没被她拒绝过。然而,这一个月以来,他所做的种种努力和试探仿佛如泥牛入海般痕迹全无。给冰儿发信息,不回;打电话不是关机就是不接。手上一阵灼痛,他一激灵,把夹着的烟头扔到地上,用脚尖狠狠的捻了一下,又向满是烟头的地上吐了口痰,一步三回头的向街上走去。此时的街上人来车往,正是下班的高峰时段。冬日的阳光臃懒了许多,才四点半左右的光景,夜色已经来临了。吴克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溜达着,心里空空的,情绪也格外的低落。他掏出电话,给自己最要好的哥们—阿四打了个电话。只一句出来喝酒,阿四就在十分钟内下了楼。

阿四和吴克是老乡,是这个城市的农村人。他们的老家在一个偏远的农村,吴克是这个小山村出来的第一个大学生,而且子承父业,考上了医科大学。毕业分配在县城的中心医院。在这个地方,这个中心医院是理所应当的成为了本地最好的医院。吴克在毕业工作的五年里,认识了很多这个街面上有头有脸的人物。

吴克的父亲最开始是大队的赤脚医生,后来自己开了诊所。为集体做惯了贡献,虽然诊所是自己的,但并没有把利益做为第一位,依旧秉行医德为上、救死扶伤的工作原则。在吴克的成长过程中,父亲教育他不要服输、不要怕苦。在高中学习的时候,每当吴克有退缩、懒惰之意时,总是能招来父亲的训斥甚至责骂。在父亲的怒威中,埋头苦干的三年枯燥无味的高中生活终于让吴克走出了那个偏僻的小山村。

在这个省内也有名的医科院校里,吴克有点象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眼睛不够用了,思维跟不上了,一种自卑情绪不自觉的在心头升起。他依然保留着高中早起晚睡的习惯,努力的学习功课,觉得这就是大学生活。要不是元旦晚会那天出现的情况,吴克也许就这么一直循规蹈矩的过下去了。

上大学后的第一次元旦晚会,班级搞的非常隆重。包饺子、准备凉菜、晚会、舞会,按计划大家要玩通宵的。晚餐过后,晚会开始之前,他们班级的一个女生跑来告诉他,团支书找他,在他们宿舍。吴克很觉得奇怪,团支书找他做什么?团支书是市里人,一看人家就见过世面。长的漂亮,170的个子,扎个马尾辫;而且口才好,有组织能力,一来就被导员安排当了班级的团支书,给导员减了三分之二的负担。吴克问了那女生宿舍的门牌号,急急的向女生宿舍跑去。气喘吁吁的上了五楼,找到了503,脚未站稳,先伸手敲了敲门。

“进来,门没锁。”是团支书的声音。

吴克小心翼翼地推开门,试探着先把头伸进去。吴克这是第一次到女生宿舍。这个地方和他们男生宿舍真是大相径庭。男生宿舍周一到周六还好一点,周日就成了狗窝了,八个人叠被的没几个,更别提公共卫生了。女生宿舍第一直觉就是东西多,地方小。再仔细看看,原来每个床位都拉个白布帘子,这样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隐私空间。吴克使劲眨眨眼睛,也没看到屋里有人。这时团支书的声音又响起了。

“把门关上,我在换衣服,等我一会儿。”

吴克地脸腾的下红了,顺从的把门关上,定定的站在地中央不知道如何是好。一阵细碎的声音从靠窗左面的下铺传了出来,想必那就是团支书的床位了。

“过来帮我一下!”是那个铺位传出来的声音。

吴克迟疑了一下,又仿佛是一个接受了长官命令的士兵,身不由己地向那个床挪过去。

“快点,干吗呢?”

那个布帘颤了一下。吴克一边弯下腰一边用手把布帘小心地拉开。还没拉到一半,吴克就愣住了。团支书几乎赤裸着坐在床上,胸罩半挂在身上,一扭身把后背冲向了吴克,“帮我把这个扣上。”

吴克窘的脸有些发紫,呼吸瞬间急促起来。长这么大,除了母亲以外他没有见识过任何女人的胴体。他正不知如何是好,那团支书回过头嗔怪的说,

“想什么呢?快帮我扣上。”

吴克慢慢抬起手把那个带扣子的带子捏在手指上,脸侧向一边。越着急手越抖的厉害。在不经意间,吴克的手指碰到那软玉般的躯体让他有触电般的感觉。终于把那两个小扣子扣上了,吴克紧张的一抬头,后脑勺碰到了上铺。他赶紧退一步,一边直起身子,一边把帘子拉起来。在帘子即将拉上的一个缝隙里,吴克把团支书那雪白的躯体和滚圆的屁股深深印在脑海里。

吴克长吐一口气,快步走到门口。犹豫了一下,冲着里面低低地说了一句,“我先走了。”

没等里面有任何反应,吴克已经夺门而出,随着门咔哒一声,走廊里响起了吴克慌乱的脚步声。当吴克跑到班级的时候,晚会已经开始了。他在班级门口站了一会儿,忽然觉得下身凉凉的。他进了卫生间,把门关上,脱下裤子一看,脸腾一下又红了。蓝色的底裤上有一滩白白的东西,想必是刚才在宿舍紧张自己没觉得。他掏出兜里的手纸擦了擦,整理好衣服,来到水池边洗了把脸。经凉水这么一激,他稍微镇定下来。但是团支书那白白的躯体却一直在眼前晃动。他推开卫生间的门,迎面正碰上团支书从楼梯上来。她很自然的笑了笑,

“怎么先走了,不等我一会儿?”

吴克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脸再度红了起来。还好,没等吴克说话,团支书已经把教室的门推开走了进去。吴克尴尬的站了一站,也跟着进去了。(待续1)

【收藏此页】    【关闭】    【本有评论 1   条】
文章评论
洒家无戒 评论 (评论时间2010-9-30 14:07:31)  

心理细节刻画的很好,人物对话也比较分明。开篇不错!

在线评论
  账号:   密码:      
验证码:        

诗赋绽芳蕊 今来觅知音
关于我们  |  走近诗赋  |  入网须知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诗赋网    Copyright 2008-2016   zgsh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8006388号
诗赋杂志投稿邮箱:sunwulang@163.com
联系人:轻盈     QQ:418193847、1969288009、466968777     QQ群号(点击链接)     电话:15609834167     E-mail:sttsty@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