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会员姓氏检索 :
                  短篇小说
本栏所称的短篇小说,一般指不超过5000字的小说。其基本特征是篇幅短小,情节简洁,人物集中,结构精巧。
                  本版编辑团队
本版主编:暂 无
主编寄语:朋友,欢迎关注本频道,还犹豫什么?请让你的键盘,借助你的才华,在这里倾诉你的心灵吧!
本版顾问:
本版编辑:
                  本版精品文章
                  文章信息
当前位置:  小说故事  >>  短篇小说
酒虫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访问量:1913        作者:卢汉文        发布:卢汉文        首发时间:2016-4-27 11:41:34
关键词:中国诗赋网
编语:

                      酒虫
高中同学会在毕业分别二十年后姗姗来迟。
长宁市是一个县级小城市,虽然不大,但是同学间碰面的机会并不多。只有几个人几个人的小群体,以同学之名分散联系着,维系着亲密的感情,全班性集体聚会,还是二十年来第一次。
正式开同学会之前,能来的人先开了一个筹备会,在刘东的店里吃火锅。都在本地的,总共十一人,六男五女。市招商引资局副局长钟志伟做东,他也是同学会的倡议人和主要发起者。
钟志伟带来了三瓶郎酒和两瓶赤霞珠干红,男白女红。火锅店老板刘东连叫“破费了”。临时组织者,同学会微信群群主阚丹丹是中学教师,她代表同学对钟志伟表示了感谢,并说明晚餐后由刘东做东,到金月亮KTV唱歌。餐桌上一派情谊深厚,祥和热烈的气氛。
大客车司机李新安看看角落里的两瓶酒,怀着怯意说道:“这么多啊?”
“这叫多吗?”钟志伟爽朗笑道,“工作性质所困,哪天我不吞下这点,有时候还一天两顿。”
“啊,酒星(儿)酒星(儿),喝酒明星。”三轮车经营者白久经不胜仰慕,他也能喝,其实不逊于钟志伟。随着他的赞叹,五个女人的目光也齐刷刷投向钟志伟,眼含敬意。
钟志伟脸上谦逊地一笑:“哪里啊,除开工作性质原因外,也爱好这点,就是一个酒虫而已。酒虫,一天不喝肚子里痒痒。”
面前一字排开六个钢化杯,钟志伟拧开酒盖,往六个杯子里徐徐倒入郎酒,让它们均匀齐高。医院副院长赵卜原一看这架势,心里打了鼓,说道:“我酒量有限,半杯吧。”
“说啥呢?”钟志伟瞟了赵卜原一眼,“酒是粮食精,越喝越年轻。赵院长是我们同学中最面嫩的。不愧是医生,善于保养。你要再喝点酒,今年三十,明年二八,有钱有地位,还怕屁股后面没有大队的美女跟着。”
“是啊是啊。分别多年了,同学才见面,好不容易哦。赵院长放开胆子。我们大家都不必拘束。”一直没有开口的物理教师张冰午终于有机会接上了话,他把赵卜原划为和自己一派,属于文雅的知识分子,替他鼓劲道。
赵卜原不好再说什么。酒面快齐杯口的酒杯分到了个人面前。既是同学之会,不分主客,不必酬酢,却也有共饮,分敬,再有叙情怀旧穿插其中。钟志伟率先行酒,他同时监督着,提醒每次不要喝得太少,“感情浅,舔一舔”是要受到批判的。对女同学他倒不是那么认真劝酒,红酒也随意她们倒多倒少。刘东协助着计较酒的消耗量。比别人迟了一会儿后,赵卜原面前的酒杯终于也见底了。
阚丹丹殷勤地递上第二瓶酒。白久经麻利地开盒拧盖。刘东搜集桌上酒杯。赵卜原按住了酒杯。
“我真的不要了,真的不能再喝了。头都晕了。”
钟志伟故意露出蔑视的眼光。“同学们,看看这样儿,像是喝不进去了的人嘛?按医学理论说,这酒能和血通脉,祛寒壮神,宣导药势。医生还应该带头才是啊。”
“脸红筋涨,再来斤半。赵院长屁事没得,装猫猫哦。”白久经正好坐在赵卜原旁边,偏着头说。
“你看看,我不是已经脸发红了吗,热乎乎的。”赵卜原摸着脸说。
“你那是青春焕发。再说了,人人都知道,喝点酒上脸,那是证明良心好。酒在体内也分解得快,凉风一吹就没事了。”钟志伟撇撇嘴,“再是良心好,也用不着故意标榜啊。低调一点行不?不准勾引女同学。”
“不,不是这样的。”赵卜原立即申辩,“喝酒脸红是因为体内缺少一种叫乙醛脱氢酶的生物酶,它帮助把乙醇分解为乙醛,又催化作用分解为乙酸,就是我们平时吃的醋,无害的。如果缺少这种酶,随着酒精摄入量增加,患食道癌的风险成几倍成几十倍增加。脸红就是酒精中毒症状。乙醛脱氢酶的基因位于12号染色体,因此不善饮酒是天生的,并非经常喝酒多加锻炼就能增加酒量。还有,肝部是没有疼痛神经的,当你觉得无缘无故地容易疲劳,或其他不适症状时,多半已是晚期了。”
“话说多了,那就真的不是酒,是醋了。酸不溜秋的。”白久经说着,伸了手去抓赵卜原的酒杯。
赵卜原吓得赶紧双手死死按住,慌不择言:“哎呀,不行了啊。尊重一下个人意志嘛。酒量有限。干嘛非得大家一样喝法。”
“你进入了同学这个集体,就得一同行动,不能一个人出格,搞特殊。”钟志伟拿着酒瓶,转了两下,却不拿正眼看赵卜原。
“就倒这杯吧,下杯你可以不接了。”刘东跟着劝道。
“这杯都不行。随便咋说,我都不喝了。”赵卜原捂住酒杯不敢放手,面容僵硬,眼睛也呆滞了。
场面顿时尴尬而紧张,张冰午及时打起了圆场:“劝酒的人呢,才是是世界上良心最好的人,先人后己,舍己为人,总是希望别人喝得多吃得好。古代文人雅士不都说‘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吗。”
“第一次喝酒,也不知道酒量。赵卜原说得这么坚决,这次就算了吧。”阚丹丹替赵卜原讲情,另外几位女同学见赵卜原泪水快要憋出来了,随着阚丹丹的意思都说了几个字。刘东微笑着看着钟志伟。白久经还不想善罢甘休,东张西望看别人反应。
钟志伟踏着阚丹丹给的台阶下了。他偏着头对赵卜原说:“赵院长,不要打埋伏,你今天假打了。下不为例哦。——你自己倒一杯红酒表示意思吧。”
张冰午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众人齐刷刷看他,他便捂住了嘴。
赵卜原还要坚持,阚丹丹将话拿住了他:“一杯红酒,再是毒药也吞得下去。”
赵卜原只得红着脸,看着一个女同学给自己倒了接近满杯的葡萄酒。
勉强捱到晚餐结束。刘东盛情作邀,一行人叫了三辆出租车去KTV。几个女同学围着点歌屏选歌时,刘东已经叫来两件纯生啤酒,还有果盘。阚丹丹第一曲刚完,掌声骤起,刘东叫道“敬酒,献花”,钟志伟已经抢先端了两杯啤酒到阚丹丹跟前。阚丹丹看看,还好,都是小半杯,这个钟志伟不愧官场混的。刘东和李新安都举着酒杯过来了。阚丹丹趁机微笑着和三人共饮了一杯。
赵卜原也点了一支歌《传奇》,等着顺序。到了,他却不敢上场,怕唱完了钟志伟等也来个敬酒。他看出来了,任谁唱完歌,第一支歌,钟志伟都是要去敬酒的,然后依次几个人都来敬一趟。王菲的《传奇》会唱的人多,几秒钟没人唱,很快就有一男一女上去对上了。赵卜原跟着节奏哼着。钟志伟端着两个酒杯过来了,一个杯子递到他面前,两眼狠狠地盯着,嘴里嚷道:“老同学啊,咋的不活跃啊。‘酒为欢伯,除忧来乐’。来来,咱俩干了这杯。”
赵卜原不由自主的就接住了杯子,碰到凉凉的玻璃杯,突然一激愣,赶紧缩手。哪知钟志伟手法更快,酒杯直往前送,都到了赵卜原胸前了,退无可退。杯子很沉,盛得满满的,赵卜原怕洒了自己一身,连忙拿住杯子。钟志伟迅速放手。钟志伟搂着赵卜原的肩膀,笑眯眯看着他。灯光暗淡迷乱,七色幻变,赵卜原弄不清钟志伟的脸上表情是狰狞还是亲善,总之,他不敢拒绝。赵卜原陪了一个笑,畏怯地喝了一口。
一股泛着酸的冷气从胃子里涌上来,赵卜原打个嗝,硬生生压住了。他停住了,钟志伟问怎不干杯。赵卜原恳求道:“我慢慢喝,都堵到喉咙了。”钟志伟摇摇头,走开了。
KTV包间里热情益涨,有人跳起舞来了,接着,三对舞伴在不太宽敞的厅内舞池摇摆。谁在角落里摇着响铃。趁此机会,赵卜原去厅内洗手间如个厕,看看没人注意,出来时把厅门开了一条缝,装着哈气的样儿,出去透透风。他溜达在光怪陆离的过道里,一会儿都没人来打扰,远远地,大厅里的服务生轻柔地说着话,端着茶水的服务生经过赵卜原身边时,也绝不多看一眼,恭敬而忙碌。趁此机会,赵卜原赶紧溜之大吉。
回家一路无事,赵卜原庆幸自己当机立断,虽然心里满是不安,怕同学们事后一致责备。惴惴不宁中,陪妻子看了一会儿综艺节目,打算洗漱睡觉了。妻子忙忙慌慌地拿了手机跑进洗手间,连声说“电话电话”。赵卜原一看那阚丹丹的名字,顿时心里发紧。迟疑着,电话已经响了很久,终于挂了。不久,电话又响起来。赵卜原接了,阚丹丹立即抱怨他怎么才接,赵卜原解释道刚才在刷牙。阚丹丹说:“李新安肚子疼得厉害,不知咋的,送医院急诊室了。大家都来了。你是医生,来不来看看?”
赵卜原心里一宽,又一紧,连忙答应。他手忙脚乱,半路上拉了一件白大褂一边跑穿。同学们坐在过道里候着,看见他一到,都站了起来。赵卜原和大家简单打个招呼,进了急诊室。
十多分钟后,赵卜原出来了,大家又齐刷刷起身。赵卜原连比带划,安慰大家:“是应激反应,轻度胃出血,已经控制住了,谁给我一起去办住院手续,最好住院观察两天。至少三个月,不,半年,必须滴酒不沾。”
大家松了一口气。钟志伟陪着赵卜原去办住院登记。都已深夜了,医院人员东找东不齐,西找西不在,亏得赵卜原一路招呼,才顺利办完。
临走了,钟志伟盯着赵卜原,许久才说出一句话:“你欠我一杯酒。”
赵卜原半晌没回过神来。
经过周密的筹划,正式同学会在一个月之后顺利召开了,开得就像市人大会议一样隆重热烈,如果要说唯一有不圆满的地方,那就是作为筹备委员之一,又在本市工作的赵卜原没有到会。他在微信群中解释为因为要到成都参加一个医学学术研讨会,没法找人代替。为此,赵卜原在微信群中被狠批了好一阵子。赵卜原把这个群设置成免打扰模式,不久又悄悄退出了。从那以后,赵卜原也没和钟志伟见过面。他害怕钟志伟咄咄逼人的眼神,再加上同学们助威式的注视,让他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
一直到两年过后。一天,刘东急吼吼的电话把赵卜原吓了一跳。刘东说,钟志伟身体不适,到成都华西医院做了彻底的检查,竟然是肝癌晚期。钟志伟目前在家里休养,同学们都去看望了,刘东问他要不要一起去。
赵卜原还没去钟志伟家呢,钟志伟倒先到赵卜原工作的地方来了,是被急救车送来的。这时的钟志伟,脸色青黑,瘦骨嶙峋。赵卜原知道,这个阶段,就是止疼而已,谁也没辙。要说护理的话,那就是间断给患者翻翻身,多陪陪他,患者怎么舒服便怎么伺候就可以了。等众人散去了,赵卜原独自进病房去看望钟志伟,和他说些体己的话。
赵卜原每天都去病房看望钟志伟,给他削点水果什么的。五天过去了。这天,赵卜原一进病房,便察觉出钟志伟和往日有些不同。他现在和钟志伟说话都慢悠悠的,怕他跟不上,累了。
“谢谢你,又来看我了。”
“呵呵,说这些客气话,我不是正好在医院吗。也不费啥劲的。”
“此生啊,只有,一个心愿未了。”
“我知道。老同学,不必纠结了,想开点吧。那次酒会后不久,我听说赏识你的组织部长提名你做正局,后来的事,谁也难以预料的。你瞧,我干了这多年的副院长了,不是还是副院长吗?再是国家级医疗骨干,镇院之宝的专家,又有何用呢?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从医疗研究而言,少了社会应酬,我能专心致志,还觉得是有福的呢。”
“呵呵——唔。”
“疼吗?”
“一点点吧。”钟志伟咬着牙,瘦削的额头沁出了汗珠。缓了一阵子,他指着心脏说:“什么正啊副的,还想那个干啥呢。是工作任务没有完成,一直梗着。柜子里有一瓶红酒,你替我拿出来好吗?”
“你还喝?”
“不是我喝,你拿出来吧。”钟志伟恳求道。
赵卜原只得弯下腰,打开床边橱柜,拿出了一瓶已经拧开过软木塞的解百纳干红。钟志伟哆嗦着去拿柜上的水杯,赵卜原十分纳闷,只得帮助他倒了小半杯。钟志伟摇摇酒杯,端到鼻子前闻闻,赵卜原紧张看着,生怕钟志伟一口吞了。
钟志伟却把酒杯递到了赵卜原跟前,满脸期望:“老同学啊,这辈子有对不住的地方,你也就不要计较啦。看在多年同学情谊的份上,请你干了这杯吧。这就是我的最后一个愿望啊。”
【收藏此页】    【关闭】    【本有评论 5   条】
文章评论
北海学子 评论 (评论时间2016-5-29 18:15:51)  
写的真好,宋玉再世。
卢汉文 评论 (评论时间2016-5-21 9:01:27)  
谢谢朋友点评
一丁 评论 (评论时间2016-5-19 10:02:46)  

好,描绘的很细致!

杜铁林 评论 (评论时间2016-5-11 18:32:47)  
拜读佳作!感受情怀!赞!
杜铁林 评论 (评论时间2016-5-1 19:13:46)  
拜读佳作,感受情怀!学习了!问好!
在线评论
  账号:   密码:      
验证码:        

诗赋绽芳蕊 今来觅知音
关于我们  |  走近诗赋  |  入网须知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诗赋网    Copyright 2008-2016   zgsh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8006388号
诗赋杂志投稿邮箱:sunwulang@163.com
联系人:轻盈     QQ:418193847、1969288009、466968777     QQ群号(点击链接)     电话:15609834167     E-mail:sttsty@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