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会员姓氏检索 :
                  散文
本栏所称的散文,是指以抒情、记叙、论理等方式表达,不讲究韵律的现代散体文章、随笔等。
                  本版编辑团队
本版主编:惜若
主编寄语:散文是融汇了作者真诚个性及深层人生意蕴的文学样式,表达方式自由洒脱,其本质特性是形散神凝。
本版顾问:
                  本版精品文章
                  文章信息
当前位置:  散文日记  >>  散文
有朋自远方来
文章来源:原创        访问量:160        作者:唐国明        发布:一刀也        首发时间:2019-3-24 15:37:27
关键词:中国诗赋网
编语:

                                                                     有朋自远方来
                                                                          唐国明

     李日兴兄2019年3月12日来湖南师范大学向阳村看我,我首先带他到离我向阳村住的地方几步远的向阳坡28号——我原来从2001年住到2018年9月的房子面前,如今已改建成白色的房子,由于傍着山,更有别墅气派了。我指着房前的院子,跟李日兴兄说,以前这一个院子住了很多女孩子,如今住的都是陪读妈妈了。我原来住的房子,通过改建后,从窗子里看进去,大概也是住着陪读妈妈了。李日兴兄连连说这地方好,并问我怎么不搬回来。我告诉他房子改建后,由以前房租500元,现已涨到1000元左右了,我负担不起,我现在住的地方,每月只须350元。
李日兴兄与我聊着走下向阳坡,到了我住的向阳村4栋2单元楼梯口右边的第一层的房前,以前人叫“杂物间”,如今通叫“地下室”了。李日兴兄见防盗的铁门上,挂着一件黑色T恤,T恤上按顺序一排一排提写着:“向阳坡28号——作家唐国明收件处——……作为记者和编辑的李日兴兄便用相机拍了下来。
      他见我地下室门洞前的一棵树,冒了一点花蕾出来了,便问我是不是桃树,我说我不知道,我从2018年9月搬到这,还刚搬来不久。我打开门要李日兴兄进房中坐,李日兴兄进来,惊呼:这房子好小,5平方米吧。我便指了指用玻璃隔开的厕所,说连厕所一起有8平方米,与以前向阳坡上住的房子一样大,不过以前房子的厕所房东在房外贴着房壁另修了个厢子似的厕所,所以显得比这宽大。
      由于房子窄小,我怕日兴兄在房子里转不了身,便搬了条凳子要他坐在门口。我们便聊了起来。李日兴兄与我见过的广东人不同,他喜欢说。李日兴兄老家是广东湛江人,现在任职于广东东莞横沥。我曾有个大学同学也是广东湛江人,我那同学由于他母亲是老师的原故也喜欢说,但我那同学告诉我,他们那边人喜欢喝茶,几个人围着茶桌,可以一整天不说一句话的喝下去。李日兴兄他说他不喜欢喝茶。
      我与李日兴兄相识,是2013年我被媒体关注后,他从报纸上读到我的事,便给我做了第一次电话采访,文章登出来后还给了我采访费,他可以说是第一个给了我采访费的人,第二家给过我采访费的也是东莞一家企业报刊《潇湘文化》。
     闲聊中,我便问李日兴兄那本书出来了没有,李日兴兄说由于种种原因暂时没出。我说可以自己再改改,他说再改,出出来意义不大了,这书本来是一篇反映真实事件的书,先放放再说。聊到他的书,李日兴兄要我拿本我出版了的《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看看,我便拿了一本。他看后问我多少钱一本,我告诉他以前签名本2000元一本,也只售签名本,现在要原书也行,原书价只要52元。我说,要是李日兴兄真的喜欢读《红楼梦》,我可以赠送一本我自制的《唐国明考古复原曹雪芹百回本红楼梦》。我把书递过去,李日兴兄见书好厚,他说他难带,执意要买一本我正规出版的那本。盛情难却,我只好答应他的要求。
      我便说,房子里太小了,我带他去外面走走,来了湖南长沙,到了岳麓山,其他地方可看可不看,一定得到赫石坡去看看。他问我有多远,我明白他怕走得太远,我告诉他不远。便带他出向阳路,过桂花路,再到岳王亭水潭,上王东原别墅,过国民三十七军七十七师墓,便沿小山径,登上一块大石头的赫石坡上,抬眼一望,湘江、橘子洲,长沙河东全城尽收眼底。李日兴便拿出照相机拍了起来。
      玩兴尽后,便下得山来。日兴兄本来可以回酒店去吃饭的,但他坚持要留下来陪我吃一餐晚饭。我便带他到向阳坡下的邵阳餐馆。只吸烟也不大喝酒的日兴兄问我喝不喝酒,我说算了,我也是滴酒不沾的人。于是两人边聊边吃完饭,他也得回酒店了。我说我送他到桃子湖路上去搭车。他说要是我忙就算了,说我已陪他一个下午了。我说我们难得相见,要是这次他不来湖南长沙有事能相见,也许一辈子也可能不得亲自相见。这次相见,下次能相遇也许有,也许这一生也可能不会亲自相见了。于是他答应我送他一程。我送他到木兰路上,走到通往潇湘路的小路上,他要求我不要送了,我们也只得握手道别了。临走时,告诉他,出去到了潇湘路,往前走一段,看到至善楼,对着至善楼的路便是桃子湖路了。
      他走入匆匆下课的学生人流中,我也回到人流里回到向阳坡下,便倒头一睡,天亮后不久,就听见门口的女孩子在吵吵闹闹,说这是什么花。我便抬头朝窗洞望出去,见满树开满了如玉的小白花,我便兴奋起来,这就是樱花啊,想不到,我从向阳坡上搬到向阳坡下,竟然住到了樱花树下。本想发信息告诉日兴兄,我门前的那棵树是樱花树,但又觉得不便打扰他。
      到2019年3月15日晚,李日兴兄发信息与我的合影过来,到我2019年3月16日早晨打开门,见门前的樱花开始飘落,泥地上飘下了不少樱花,我想也该把这篇文章写出来,记住2019年3月12日来樱花树下地下室看过我的日兴兄了。
                                                                                            写于2019年3月16日岳麓山樱花树下
【收藏此页】    【关闭】    【本有评论 0   条】
文章评论
目 前 还 没 有 此 文 章 的 相 关 评 论 信 息 !
在线评论
  账号:   密码:      
验证码:        

诗赋绽芳蕊 今来觅知音
关于我们  |  走近诗赋  |  入网须知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诗赋网    Copyright 2008-2016   zgsh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8105916号
诗赋杂志投稿邮箱:sunwulang@163.com
联系人:轻盈     QQ:418193847、1969288009、466968777     QQ群号(点击链接)     电话:15609834167     E-mail:sttsty@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