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会员姓氏检索 :
                  杂文
本栏所称的杂文,主要指现代散文中以议论和批评为主而又具有文学意味的杂体文章。包括随感、短评、杂说、闲话、漫谈、讽刺小品、幽默小品、知识小品、文艺政论等短小的文艺性社会评论。
                  本版编辑团队
本版主编:惜若
主编寄语:散文是融汇了作者真诚个性及深层人生意蕴的文学样式,表达方式自由洒脱,其本质特性是形散神凝。
本版顾问:
                  本版精品文章
                  文章信息
当前位置:  散文日记  >>  杂文
养老义务正孳生国人道德堕落
文章来源:原创        访问量:218        作者:褦襶子        发布:褦襶子        首发时间:2019-3-25 21:11:41
关键词:中国诗赋网
编语:
孝道≌养老
  最近常看《第三调谐室》节目,申请调谐的几乎都是家庭矛盾,其中相当一部分涉及到养老义务问题。改革开放后,中国社会许多观念都开始与世界接轨了,可是唯独“养老义务”观念还停留在几千年前!最近热播一个电视连续剧《都挺好!》,许多同事都在议论剧情,有谴责老的,有谴责儿女的,有谴责保姆的,鲜有人真正认识到国人晚境凄惨的真正罪魁祸首是谁!
      孝道≌养老

  社会高速运转,年轻人成为社会创造的主力,工作精力支出大多近于人的生理与心理极限。所以,绝大多数的发达国家,养老的义务都已由政府来承担了。唯独“我的国利害了”,国民纳着世界上最重的税,却承担着本不该由自己承担的养老义务,最悲催的是几乎所有国人都不觉得养老不属于自己的义务。于是老无所养,残酷地撞击着越来越多国人内心深处的善源,直至麻木甚或破碎!
  国人的诸多灾难,多源于生活在现代文明中的躯壳,却附着一个远古的灵魂。此文即将遭遇的反响,或说明国人遭遇的灾难存在着咎由自取的成分。笔者预计,相当多的人看到此文,会绝决地认为根本没有必要看下去,毫不迟疑地立马做出否定的结论。其实中国人的孝道观念存在着严重背离现代文明成份,不但没有反映出现中国传统文明,反而玷污了祖先。
  华人传统,讲父(母)慈子(女)孝。也就是说孝道是两代人之间情感的互动。可是在现代生活中,这种互为前提的传统,却被国人演绎成私欲的泛滥。这里我们首先要明确一下什么叫“慈”,“慈”首先是父母率先垂范让子女明确是非,其次应该使子女明确父母应该为子女做什么,哪些不属于父母对子女的义务父母去在做。其实这也是诸多父母内心所愿,可是绝大多数的父母们或认为孩子们会懂,或认为孩子们将来会懂,很少让孩子明辨这些里表。
  华人的生活里有个现象,被父母溺爱的子女,往往成人后与父母的情感相对淡薄。正所谓,养不教父(母)之过。有些子女不孝,父母是有责任的。虽然这种责任很难取证,难以通过法律确认,但至少说明,从道德上子女不孝的责任,是不能完全归咎于子女的。
  最对抗现代文明的就是“孝顺”,侈谈什么百孝顺为先。这种愚昧的观念,成为现今许多老年人对抗时代文明的底气,致使年轻人是非观念淡化。华人中盛行胡搅蛮缠、拿着不是当理讲,把缺德事做得理直气壮,不能不说与这种愚昧的传统观念存在千丝万缕的关联。因为这让孩子觉得,只要存在前提条件,“胡搅蛮缠、拿着不是当理讲”也是可以理直气壮的。把洋人儿女与父母讲理看是缺乏教养。教养,教养,只养不教哪来的教养?当父母们们指责孩子们不懂得感恩,蔑视亲情时,可曾反思过你在养育孩子的过程是否“教”的义务,还是只养未教!
  中国是有着重视教育传统的,可是中国的教育从古至今,都拒绝启智。以致于后人曲解玷污祖先的智慧,无法识别用心不良之辈借祖先的名义行邪恶之举。孝顺,也是有前提条件的。这个道理不仅年轻人需要懂,老年人更需要明白。中国古代,之所以形成尊老的传统,是因为老年人一生的修为,在生活的许多方面都堪称年轻人的榜样。并非只因为年龄大了就应该被尊敬。如果年龄大了就要被尊敬,那人们应该尊敬“王八”与“乌龟”,千年王八万年龟么!
  本来作为中华文明的孝道,却被一些无耻老年人的缺德之举玷污。媒体报导,曾经有一位老汉,在公交车坐在一个年轻女孩子身上,理由竟然是这个年轻的女孩子不懂得尊老没有给他让座(还有传媒反映这位老人还带着自己家的孩子,孩子有座位根本没有理他这位长辈)。我们姑且不深究那个被老汉坐在屁股底下的女孩子是否真的没有看到老人,或是看到了佯装没看到。即便属于后者,坐在她身上的老汉也不属于被尊敬的老年人的之列。还是那句话,被尊敬的是老年人修为,不是年龄。若论年龄,“王八与乌龟”比老人有资格受尊敬。
  中国传统的孝顺,是指在某些非原则问题的细节上,儿女莫与老年人争是非。因为人老了,与社会活动接触减少,对于世界的认识自然存在不到位的现象。可即便是这种非原则问题,孝顺也不适用于老年人与非子女之间。因为孝顺是专指儿女与父母等血亲长辈之间,系亲情使然。就是子女与父母之间,现代文明下也不适用于无原则的孝顺。那些拿着孝顺作金科玉律武断干涉儿女个人生活,动辄寻死上吊的父母,是没资格承受儿女之孝的。
  “天下无不是的父母”被沿用至今,彰显了国人的愚昧。如果做了父母,就在儿女面前做什么都是正确的,那人间还有是非吗?儿女岂不成了没有个人情感的物件,一个没有情感的物件,又怎么能具备孝的功能呢!
  对孝的滥用,成为当今中国道德堕落的关键意识根源之一。孝道绑架了年轻人,迫使年轻人放弃是非观念。整个社会,包括司法部门,面对对年轻不孝的指责,几乎鲜有想深入了解缘由的,几乎百分之百地认定年轻人不孝是事实。中国年轻人在是非上的坚守往往最初就是这样被突破的。是非坚守被突破,就什么无耻的事都会做得出来了。
  荣誉是人天生的需求。面对养老义务ZF的不作为,面对权贵集团对工薪阶层年轻人的无情盘剥,全社会一股脑地把养老义务都扣在子女身上,凭自己的劳动独生子女们自己都活得踉跄,养个孩子若无双方父母三个家庭的竭力资助,根本无法保障孩子能够拥有一个正常的成长过程,年轻人除了戴上“不孝紧箍”的无奈,拿什么来感恩父母?
  那些寄生在工薪阶层辛苦劳作上的权贵们出台一个滑天下之大稽的有关孝道的法律,对子女陪伴父母做出异想天开规定,现在的孩子们活得多么艰难!陪伴,拿什么来陪伴父母?是拿失业陪伴,还是拿啃老来陪伴!权贵阶层,靠特色获取几辈子花不完的财富,自然几辈子不愁吃穿。于是弄出个“百姓无栗米充饥,何不食肉糜”的孝道之法!
  逼良为娼,谁家好好的姑娘愿意任人糟蹋!如今逼良为娼升华为逼良为恶,任你是善男还是信女皆逃脱不了干系。不教而杀为之虐,作父母的从小不让孩子明辨是非曲直,社会剥夺了孩子们孝敬父母的劳动成果,却轮起孝道的大棒,孩子除了“破罐子破摔”拿什么来捍卫自己的道德荣誉!
  亲情就是血浓于水,该履行国人养老义务的不养,子女也不能眼看着父母活不下去。《都挺好》剧中的反映的时代,反映的社会阶层,根本不包括绝大多数的普通工薪阶层。因为普通工薪阶层子女的收入,根本无法演绎“养老”,若演绎下去自然将演绎成“老无所养”。所以,该剧主题表面上是养老,其实还是一个孝道问题。孝敬老人,才是中华民族的美德。可老年若想得到年轻人的孝敬,首先得给年轻人做出值得尊敬的榜样来。
  笔者的一弟子老你,蛮横地拒绝子女劝谕,把全部积蓄都拿来搞传销,结果被骗个倾家荡产。自己把养老的钱挥霍没了,却把孩子告上法庭,告孩子不孝顺不养他老,要儿子每月支付他三千元养老费。孩子苦恼地向笔者诉苦,说他那点收入,维持一家人与老父亲生存都困难,若再在听任老父亲拿去“自愿接受被骗”,他这辈子都翻不了身,全家生活都将无有着落。
  孩子苦恼地透露出欲走极端的念头,笔者没容他讲下去,就明确地告诉他,他首先的法定义务是保障妻女的正常生活,其次才是赡养老父。可既然父母给了他生命,他也最低应该努力保障老父晚年吃住的生存需要。但除了日常的零花钱外,不要再给老人过多的钱,老人需要什么由他们给老人买就是了。并亲自见了这位弟子聘请的应诉律师,律师虽然对笔者这个弟子表示同情,可仍认为按现行法律,至少得给老人每月两千元的生活费,但他会尽量为笔者的弟子争取少出点生活费,来平衡笔者弟子一家人的生活。
  笔者建议律师,以弟子的老父参与传销被骗为由,确证其已丧失正常的独立生活能力,为其雇主争取直接为父亲提供吃住,每天给付二三十元零花钱(按日支付)的结果。否则,其父把两千元挥霍没了,还得由儿子提供吃住,收入不高的儿子根本无法承担这种生活负担。最后在律师的努力下,笔者的弟子争取到了直接为父亲提供吃住,每天二十元零花钱(按日支付)的判决结果。
  笔者也已年近花甲,深感中国老人的晚境凄凉!更深知年轻孩子生活的艰辛。为了社会劳作了一辈子,老了老了被社会抛弃。还不得不与整个社会一同逼迫孩子,摧残孩子本性那点善念。人老不以筋骨为能,即便不象笔者那个弟子的老父那样糊涂,也不得不受亲情的折磨,向孩子伸出千般无奈万般不忍的救助之手。中华民族想摆脱悲哀,融入现代文明,首先得由社会接手年轻人养老义务。否则,人性的被迫堕落,将使这个民族万劫不复。
  ——《都挺好》剧中的儿女孝敬老人就是个教训,尤其是那些收入不高的儿女们,非日常生活支出的费用由子女代为支付,父母的日常支出要按日给付,除老人个人名下的不动产外,不宜再给老年人名下添置不动产,避免让老人因拥有受骗的资本而受到伤害。中国目前社会残酷现实就是,老年人是最大的受骗群体,是骗子们主攻的目标。在这里也告诫所有老年人,退休后就要正式退出历史舞台,不要再想着以钱挣钱(投资)。如若真想挣钱,不妨象日本的老人一样,找点力所能及的工作,争多少不是目的,在身体允许的前提下,做点力所能及的工作,可以延缓衰老,有利健康。
【收藏此页】    【关闭】    【本有评论 0   条】
文章评论
目 前 还 没 有 此 文 章 的 相 关 评 论 信 息 !
在线评论
  账号:   密码:      
验证码:        

诗赋绽芳蕊 今来觅知音
关于我们  |  走近诗赋  |  入网须知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诗赋网    Copyright 2008-2016   zgsh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8105916号
诗赋杂志投稿邮箱:sunwulang@163.com
联系人:轻盈     QQ:418193847、1969288009、466968777     QQ群号(点击链接)     电话:15609834167     E-mail:sttsty@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