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会员姓氏检索 :
                  各类故事
本栏所称的故事,是指对过去的事的记忆和讲述,可以是真实的,也可以是虚构的。一般是侧重于对事情过程的描述,强调情节跌宕起伏,从而阐发道理或者价值观。
                  本版编辑团队
本版主编:暂 无
主编寄语:朋友,欢迎关注本频道,还犹豫什么?请让你的键盘,借助你的才华,在这里倾诉你的心灵吧!
本版顾问:
本版编辑:
                  本版精品文章
                  文章信息
当前位置:  小说故事  >>  各类故事
阳光背后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访问量:1987        作者:秋子        发布:秋子        首发时间:2011-1-25 11:33:16
关键词:背后
编语:
教师,被誉为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但是有阳光的地方大多时候都有实物遮挡,阴影的存在也是必然。本文只是作者虚构的一个故事,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阳光背后

文/秋子

  

   尹志航皮笑肉不笑地转身走出校长办公室的时候,闵慧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但到底哪里不对劲,她也说不上来。对于这个比她小八、九岁,个子不高,长着一双大眼睛,刚刚三十出头的年轻男人,闵慧经常有力不从心、手足无措的感觉。此刻,正有一抹阳光转入室内,恰好照在办公桌的玻璃板上,反射回来的光有点刺眼,闵慧微眯双目,看着尹志航刚刚塞到玻璃板下面的五万多元钱的票据,渐渐陷入沉思。

   从农村调到县城,再由县城调到市区,闵慧自己没有操半点心,所有的事情都由二哥一手操办。二哥虽然只是县反贪局的一个小局长,但因为手里掌控着县城众多官员的命运,即便要找省市的官员办事,也是很容易通融的。

   尹志航是闵慧调到市区后刚刚被提拔为城区重点小学校长时认识的。当时,闵慧跟老公的婚姻正亮着红灯,虽说两人已快到说拜拜的地步,但“一日夫妻百日恩”这句话在关键时刻还是起了一定的作用。闵慧与老公约定,双方可以有各自的隐私,互不干涉,但在闵慧的工作没有稳定之前,不提离婚二字,约定之后,闵慧的老公就到所在单位的外地分公司去了,而上高中的女儿也住校,尹志航也就是在这时闯入了闵慧的生活。

   说到尹志航,学校的很多老教师都不是很了解他,虽然他在学校已经工作十多年了,但真正老老实实呆在单位的日子屈指可数。他分配到这所学校不到一年半,连停薪留职都没办,就扔下已经怀孕了的新婚妻子独自跑出了学校,今天在北京给人家电影摄制组当跑腿,明天在上海沿街吆喝着卖碟片,后天又自己搞个什么录音工作室,到底赚没赚到钱只有他自己清楚,而独守空房的妻子面对这样的婚姻也感觉无望,扔下出生才3个月的婴儿,跑到外地去了。

   中小学教师涨工资也就是这两三年的事,前些年教师的工资真是低到不能再低了,刚刚工作的工人都能拿到两、三千,而工作二十多年的老教师工资才一千多。老教师们因为还被“春蚕”“蜡烛”“人类灵魂工程师”等光荣称号束缚着,甘愿忍受清贫,而年轻人就不同了,像小尹这样跑出去的有好多,只不过多数人都是办了“停薪留职”的。

   若说闵慧的升迁之路,那可真是一路坦途,先是调到市里郊区的一所小学,两个多月就办到了城区,半年后任教导主任,再半年提为副校长,副校长位置还没坐热乎,仅仅一年的功夫,又当上了城区一所重点小学的一把校长。这不,校长刚刚当了两年,闵慧又被任命为区教育局副局长兼原小学校长。

   到市里之后,二哥的关系照走不误,但闵慧的个人魅力也绝对不可忽视。凭良心说,把闵慧扔进女人堆里,论长相她顶多也就是中人以上,但她的嗲功却是很多女人比不了的。比如,学校要搞点什么投资,需要向上级要钱或者她想安排哪个亲信当个主任、干事什么的,这些功夫就会派上用场,比金钱还管用,当然喽,至于嗲功背后她还做了什么,大家也是有目共睹、心知肚明。这也难怪外校有个大队辅导员在酒桌上有意无意地奚落她是坐着某某某大腿上去的了。还有一次选什么代表的时候,全校教师竟然一致弃其他候选人不顾,而单单把她和那个某某某的名字写在一起报上去了(那个某某某是上级领导,根本不在本校候选人之列)。

   说起这个某某某在本地区也是叱咤风云、大名鼎鼎的人物,因为嫖娼被人举报,到市委党校学习一年多,回来后不但没有降职反而升了职。升职后,某某某的毛病更是变本加厉,只不过这次学乖了,战场改到了“内部”,仅仅他属下的学校被全区教师公认了的,列入“他的女人”名单的就有五、六个人,还有被少部分人掌握情况的更是数不胜数,从大队辅导员到教导主任,再到工会主席、校长、书记等,闵慧就是那名单中的一个。好几次,那个某某某鬼头鬼脑溜进闵慧家的情形都被本校老师撞见,对付这些人,闵慧的计策就是软硬兼施,先是旁敲侧击,看看你到底掌握哪些情况,然后便找你小脚或者拿低聘、解聘啥的吓唬你,硬的不行,就来软的,比如学校掏钱让你上个公开课啦,给你报个先进、评个优秀啦,或者要你略疏小财,给你弄个一官半职啦。至于那个某某某的妻子,包括闵慧在内的所有“他的女人”都没将其放在眼里,因为那个村姑是因了这个丈夫才得以进城,得以找到一个临时工的工作的,对于丈夫所做的一切她只能忍气吞声。

   虽然闵慧在某某某那榜上有名,但毕竟她不是某某某的唯一,每当闵慧饥渴难耐主动给某某某打电话的时候,电话那头不是关机就是千篇一律的那句话:“嘿嘿,宝贝,想我了呀,我也想你,等着,等我忙完工作再去找你啊!”不在对面,仅仅透过那声干瘪的笑声,闵慧也想象得到某某某那份嫖客的嘴脸。

   这样有如应召女郎的日子对于闵慧来说特别难熬。上大学的时候闵慧就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那时候的闵慧从来不参加本校的周末舞会,而是跑到外面的歌厅去陪老板、老外等跳舞,因为校规严,要查宿,她就经常跟老师请假说晚上到亲属家住,同班同学特别是同宿舍的人,好多都知道她的事,大家只是心照不宣罢了。

   闵慧现在的老公是经别人介绍的,认识不到半年就结婚了,婚前她从来没让他碰过,老公也因此很敬重她,视她为宝,但婚礼当晚,老公就对她产生了怀疑,婚后又陆陆续续从别人那里听到有关她的传言,而她呢,只收敛了几天便原形毕露,蜜月刚过就三天两头在外面住宿,两人之间的关系自然是越走越远……

   老公出发去外地的那个早晨,破天荒地跟她客客气气地话别:“这次你自由了!”随着话音儿,老公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微笑,没有一丁点悲伤的痕迹。等她回过神,老公已经走出很远。

   闵慧的直线上升本来已经遭到很多人嫉妒,一方面她刚刚任职,许多事要从头学起,另一方面随着老公的“出走”,她也不想在这样敏感的时候东奔西窜给人以口实,所以初任校长的时候,她着实“老实”了一段时间。

   闵慧还真是个当官的天才,几天时间她就把学校的情况摸了个底儿透,而没与校方办任何手续就偷溜出去的尹志航也是在这个时候被她召回来的。这个尹志航毕业于一个业余体校,初二的时候就经常出去训练或者打比赛,没念几天书,当上教师后只糊弄上了几节体育课就又跑了,他怎么能忍受学校严格的8小时坐班制,忍受每天两点一线的刻板生活呢?这时候,他与生俱来的圆滑与长期跑外学来的世故就派上了用场。回到学校之后,他有课也不上,班主任派学生找他上课就推说校长找他谈话。他几乎天天粘在校长室,不是帮校长录个歌,修修电脑,就是给校长讲笑话,或者给校长说说外面的见闻。

   一开始,大家还能从校长室开着的门缝里听到他们的笑声,过了一段时间,大家就只偶尔能看到他进去,看不到他什么时候出来,或者没看到他进去,却看到他出来。但每次门都是关得严严的。再后来,两个人就经常一起失踪。可笑的是,偶尔遇到上级领导突然到校检查工作,那些主任打电话找不到校长的时候,打尹志航的电话准保能找到。校领导班子每学期期末吃工作餐的时候必定带上他,那些人夹菜的时候也都是先给他夹,然后再给校长,他的口味班子的每一位成员都知道,晚上吃饭吃到半夜也总是由他一个人把校长送回家。

   到后来,连本校老师要求校长办什么事,也是先跟他套关系,再由他去跟校长说,比直接找校长还管用!这时候,大家虽然背后还管校长叫“头儿”,却管他叫“脖子”,俩人儿的关系可见一斑。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虽说那个某某某对闵慧忽冷忽热,但他却要求“自己的女人”对他忠诚,绝对不允许她跟别的男人有点什么,尤其是自己一手提拔的闵慧竟然偷偷地跟自己手下的一个小小的体育老师整那个!

   某某某生气归生气,但他所处的位置根本不允许他公开有所表示,他也只能给闵慧施加压力。相比某某某,闵慧大多时候都是跟尹志航在一起的,尹志航远比某某某要年轻许多的身体,以及他的能说会道(讨女人欢心),他的“专一”,多多少少让闵慧有点动心。一边是自己的上司,另一边是自己“所爱”,哪边,闵慧都舍不得丢。闵慧是个欲望极强的女人,权利欲、贪欲、性欲,哪样都不差。

   闵慧思来想去,犹豫不决:副局长是她问鼎局长宝座的过渡,那个老局长眼看着就要退休了。校长职位可以帮她铺好财路,谁都知道如今的中小学只有一把校长才有财权,比如出租教室,办校内兴趣班等等,这些钱都是不入账的,全由校长一人掌控,尤其是她所在的这个重点校,她只要说一声,就会有家长跑来“赞助”,至于哪个学生想进重点班,哪位老师想当重点班班主任,都是她一个人说了算,校领导班子只是摆设。而某某某作为她的主管领导,他长期为官而织就的纵横交错的关系网,加之与闵慧的特殊关系,完全可以为她提供“免费”攀爬的阶梯。尹志航呢,又是她填补寂寞和空虚不可或缺的。

   “我可以答应断了咱俩的关系,但这个你必须给我报销!”因为有闵慧的庇护,尹志航除了每天陪校长,就是在校园里大摇大摆地自由出入,考勤的领导从来不敢扣他的钱。又因为他的电脑技术比较好,所以校长规定凡是有电脑的教室、办公室必须给他配一把钥匙,设备更换无需经过财务,他直接找校长批条就行,财务只管往外掏钱,并且每次都必须在他向学校交物的同时,财务就得把钱递上,晚一刻他都找校长闹。至于钱物是否相符,没人敢追究。

   看着那五万多元钱的票据,闵慧权衡再三,不得不叫来财务。

   “校长,这个……这个上面写的东西……”管财务的老太太苦笑着,一副为难的模样。

   “这点小事你都办不好,还能不能干了?反正你也快退休了,不行的话,明天换人!”

   “能!能!能!校长,您放心!不过,这个您得稍等一会儿,俺马上去银行取钱!”老太太忙不迭地向校长保证。

   看着财务慌慌张张地跑出校长室,闵慧笑了。而刚刚照在玻璃板上的那抹阳光也偏向了墙壁,不那么刺眼了。

 

【收藏此页】    【关闭】    【本有评论 40   条】
加精理由:
曾想给予此文很多点评,看了之后,却不知道说什么好!阳光——本就是阳光,但那背后到底有多少阴暗,有多少故事。又是谁在操纵呢?金钱、权利、欲望?还是这个也许已经变质的社会!?
洒家无戒
此文章已经被修改 2 次         最后一次的修改时间为:2011-2-10 13:52:12
文章评论
秋子 评论 (评论时间2011-5-26 16:53:25)  
雨心飞洋 评论 (评论时间2011-5-25 13:58:29)  
欣赏您的文章,向秋子老师问好!
雨心飞洋好!读了你的文章后,秋子最想说的就是:祝你快乐!
雨心飞洋 评论 (评论时间2011-5-25 13:58:29)  
欣赏您的文章,向秋子老师问好!
秋子 评论 (评论时间2011-2-24 16:20:23)  

谢谢竹下幽生朋友,以后多交流!

竹下幽生 评论 (评论时间2011-2-24 7:34:48)  
把当今权钱色写的惟妙惟肖。入木三分。很欣赏
秋子 评论 (评论时间2011-2-10 13:43:47)  
呵呵,谢谢月华的细心!秋子用拼音打字,因为sheng‘zhi 可以组成很多词,没注意就把升职误打成升值了!这说明月华是在很用心地读秋子的文,秋子这就去改过来啊!
在线评论
  账号:   密码:      
验证码:        

诗赋绽芳蕊 今来觅知音
关于我们  |  走近诗赋  |  入网须知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中国诗赋网    Copyright 2008-2016   zgsh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8105916号
中国诗赋杂志投稿邮箱:sunwulang@163.com
联系人:轻盈     QQ:418193847、1969288009、466968777     QQ群号(点击链接)     电话:13904051309     E-mail:sttsty@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