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会员姓氏检索 :
                  综合杂谈
本栏所称的综合杂谈,是指通过杂议随谈表达自己见解的议论性文字,题材不拘。
                  本版编辑团队
本版主编:暂 无
主编寄语:朋友,欢迎关注本频道,还犹豫什么?请让你的键盘,借助你的才华,在这里倾诉你的心灵吧!
本版顾问:
本版编辑:
                  本版精品文章
                  文章信息
当前位置:  小说故事  >>  综合杂谈
长篇小说《马说》发表在《中国作家》2012年5月号
文章来源:《中国作家》        访问量:8102        作者:赵凯        发布:赵凯        首发时间:2012-6-12 21:11:45
关键词:中国诗赋网
编语:
《中国作家》文学版2012年第5期目录总第348期
 
长篇小说
马说——爱情的故乡………………………………………………………… 赵  凯(122)
 
中篇小说
末代小巷………………………………………………………………………… 鲍红志(4)
会唱歌的房子……………………………………………………………………王小木(37)
隔音墙壁…………………………………………………………………………汪忠杰(72)
 
短篇小说
他旅行去了………………………………………………………………………盛可以(33)
一个女孩的大雨之夜……………………………………………………………郭雪波(54)
忘潮………………………………………………………………………………杨怡芬(63)
 
诗歌
天空的心迹………………………………………………………………………刘海星(89)
小情怀……………………………………………………………………………孔   灏(92)
一生有你…………………………………………………………………………谢   军(95)
 
散文
德令哈随笔………………………………………………………………………王威廉(96)
南八仙………………………………………………………………………… 王宗仁(103)
 
 
新农村专栏
四哥(散文)………………………………………………………………… 陈再见(115)
 
评论
东风化雨满园春
——从《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看当代文学的发展……………… 白   烨(117)
 
第五届(2011年度)《中国作家》鄂尔多斯文学奖颁奖典礼在鄂尔多斯市举行
………………………………封二、封三 



 

马说——爱情的故乡

赵 凯

我是村庄里最后一匹马。
三十岁了,对于马来说,我算得上老寿星,相比于人的百岁,是活着的神灵。垂首槽头,昏花眼里流下两滴混浊的泪水,把好多事情却看得更清澈了。我的毛色脱落得稀疏斑驳,像秋天收割后的田野,但不会再有来春返青了。蹄脚全磨麻花儿,四腿也不如以前硬朗,老像踩着飘忽的云雾。向水槽中看着自己的影子,衰老的我轻轻晃悠。头颅糙皱,眼神黯淡,耳朵耷拉,嘴唇松懈,胸骨宽阔突起,皮肉堆褶下坠,虽然主人家给我好草料,可我的膘还是掉了。我这匹老马,整个地像一位老年人,长长的鬃毛似老人的胡须,无论怎么细拈也数不清有多少记忆。我是一匹普通的马,一生平平常常,然而历史把我推到了不凡的位置,我从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这样一种尴尬的角色。
想当初,俺们上河村里有一百多匹马。俺们村是辽河平原上的小村庄,养马为农耕。如今,村里路上突突突冒烟跑的四轮车多啦,我们两个轮的马车慢慢看不到了。弃之不用的马车,风吹雨淋,一副苍白残破的骨架,朽烂在庄稼院墙角里,再也赶不走了。马们呢,我的那些兄弟姐妹,陆续被贩子们倒弄走了,牵出村子,我目送着它们,直走到看不见的远方天地间。
一声长嘶,无限的悲凉盈满了我的心胸。以往,我如此呼唤,就会有别的马鸣应答。现在,我的哭声在天地间无比孤独,没有回音。
村庄显得空旷了,道路寂寞了。
石槽里有草和饲料,我却不想吃,嚼了几口,再用嘴拱几下,香香甜甜的草料啊,若是在从前,我刷刷几口,一会儿就把这些草料吞下肚子,还能咕嘟咕嘟再饮一桶水。现在,我的牙齿快掉光了,石槽里就有一颗,像出土的史前化石;喝水也少了,我伸长脖子只饮几口水就完事了。
我知道马们的去处,被人们拉到屠宰场,屠夫抡起大锤咣地击中马的脑门,嗡一下马就昏厥了,咕咚倒地,尖刀一抹马的喉管,鲜血喷溅,我不由得向后一躲闪,似乎血迸到我眼前了。
我天天处于濒临死亡的平静等待中。
院门口走进来两个人,瘦高个儿黄脸是村里的吴大会,黑不溜秋矮胖那个是陌生人,但我知道这是马贩子。吴大会就是给牵线的,挣个对缝的红利。吴大会引着那马贩子,指着院里说:“就这家。”
他们是冲着我来的。我咴咴嘶叫两声,踏几下蹄子,马圈下铺着几块青石板,方便起马粪和冲水,我的蹄铁在石板上飞溅起了火星。那马贩子看着我问:“就这马?”吴大会答:“是。好赖就这一个了,蝎子巴巴独一份儿。”马贩子笑说:“这马,得有三十年了。”
他眼光真毒,看得准,我是生产队解体那年出生的。我伸出头颅,下颌耷着趴在石槽上,安静地看着他们谈我的事。
冬日午后的阳光亮堂堂满院子,雪国乡村一派暖洋洋的色调。
女主人在屋里看到有客人进家门,就迎出来,笑着招呼。女主人是一位六十多岁的硬朗老妇。
吴大会笑说:“老嫂子,我朋友想看看你家的马。”
马贩子问:“东家,想要多少钱哪?”
女主人不紧不慢地笑说:“多少钱,也不卖。”
我咴咴笑了,心里早知道女主人会这样说。
吴大会作笑说:“嫂子说笑呢,这老天拔地的破马,你不卖留它干啥?”
这时,一辆摩托车呜突突闯进了院门,骑车人是女主人的儿子,是我的小主人周维阳,后座上驮着红羽绒服的女子,那是他的媳妇刘畅。他们夫妻俩都是教师,戴着眼镜,一副乡村文化人的样子。
听说是来买马,小主人也说:“这马呀,不卖。”
刘畅的眼神显出了对陌生人的发烦,同丈夫说:“我去看看我姐。”就进屋去了,她中等身材,轻盈的体态很好看。
吴大会笑说:“维阳,别人家的牲口都卖了。”
小主人说:“咱家的不卖。”
我挺直了腰身,感慨地想:主人啊!
吴大会说:“现在牲口没用了,这马老得也不能干活了,你干喂它,不是白费嘛,合不上啊。”
“它活一天,俺家就喂一天。”
听了小主人这话,泪水一下子涌上我的眼眶,咴咴地踏踏蹄子,我希望自己还有力气,还能为咱家干活。但马贩子和吴大会听不懂我家小主人在说什么,吴大会问:“现在种地都机械化了,人们都不养牲口了,你还养马干啥?”
 
......
【收藏此页】    【关闭】    【本有评论 15   条】
文章评论
凌寒 评论 (评论时间2014-10-15 18:03:36)  
作者对马的感情反映出人与动物之间真切情感!!赞!
生活哲学 评论 (评论时间2013-4-8 9:27:09)  

赵凯 兄弟好去年那天那时,你跟我说的那位朋友的名字,我没能记住(在此特向人家说声对不起).!随后的不久,有那么几人给我发短信息"希望加我为飞信好友",可我一直没有添加.最近,又有类似情况出现.如有必要,在你方便时,请你发站内信告知我.谢谢.

卢汉文 评论 (评论时间2013-3-14 19:06:44)  
赵凯,不能骑马的英雄。
赵凯 评论 (评论时间2012-8-4 18:09:14)  
绿色小溪文友好!这只是小说开头,后面的文字,杂志社没有贴到网络上呢。谢谢关注!
绿色小溪 评论 (评论时间2012-7-31 10:06:48)  

请问下面还有吗?

在线评论
  账号:   密码:      
验证码:        

诗赋绽芳蕊 今来觅知音
关于我们  |  走近诗赋  |  入网须知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中国诗赋网    Copyright 2008-2016   zgsh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8105916号
中国诗赋杂志投稿邮箱:sunwulang@163.com
联系人:轻盈     QQ:418193847、1969288009、466968777     QQ群号(点击链接)     电话:13904051309     E-mail:sttsty@sina.com